Menu

原创兼总编剧朱镜祺曾操刀《不懂撒娇的女人》,姜皓文饰演悲情卧底



昨晚在腾讯视频和翡翠台同步播出的《铁探》,是TVB今年的第一部大制作。

图片 1

图片 2

《铁探》的剧本足足打磨了三年

台前幕后汇集了一群能人。惠英红+姜皓文这对金像奖组合,搭配袁伟豪、蔡思贝、杨明等TVB上位艺人班底↓

图片 3

图片 4

发布会现场主创合影

还有黄智贤、许绍雄、吴廷烨等老戏骨坐镇↓

图片 5

图片 6

“铁娘子”惠英红气场十足

至于幕后,监制兼总导演苏万聪,此前的代表作是剧集《使徒行者2》;原创兼总编剧朱镜祺曾操刀《不懂撒娇的女人》。

图片 7

用苏万聪的话来说,“《铁探》搭出了一个很好的‘阵’”。

大量戏份在香港闹市实景拍摄

图片 8

图片 9

好阵容和大投资都齐全了,能否讲出一个好故事?
昨晚看来,《铁探》起码开了个好头。

姜皓文饰演悲情卧底

在上周五剧集开播前夕,海带君采访了一众主演和主创,他们对这部剧很有自信。本来,合拍剧嘛,宣传点不外乎“电影级制作”“远赴海外取景”“阵容强劲”“炸了好多辆车还动用了直升机拍摄”之类的,但主创们这次竟然很自豪地跟海带君聊起了剧情和人物。

图片 10

总编剧朱镜祺用了两个“猜不到”来形容这部剧:“你猜不到每个角色背后有什么故事,猜不到角色之间微妙的关系。”

袁伟豪的角色很有挑战性

图片 11

图片 12

说起来,《铁探》是跟2017年播出的《不懂撒娇的女人》同时于2015年起步的,但《铁探》的剧本足足打磨了三年。

为贴近角色瘦到形容枯槁

剧中最主要的人物是督察尚垶、总警司万晞华、卧底Bingo。

羊城晚报记者 胡广欣

图片 13

4月1日,企鹅影视与TVB合作的警匪题材剧集《铁探》即将同时登陆翡翠台和腾讯视频。作为今年播出的第一部合拍剧,《铁探》的台前幕后汇集了一群能人:监制及总导演苏万聪此前的代表作是剧集《使徒行者2》,原创兼总编剧朱镜祺曾打造《不懂撒娇的女人》;主演则由惠英红+姜皓文这对金像奖组合,搭配袁伟豪、蔡思贝、杨明等TVB上位班底,还有黄智贤、许绍雄、吴廷烨等老戏骨助阵……用苏万聪的话来说:“《铁探》搭出了一个很好的‘阵’。”

Bingo原是万晞华手下的卧底,却因为权力斗争被万晞华背弃,被迫变节。在与万晞华摊牌的过程中,他开枪误伤了正在执行任务的尚垶;

好阵容和大投资都齐全了,《铁探》是否能讲出一个好故事?近日,《铁探》在香港将军澳举行发布会,羊城晚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剧集的主创。

尚垶脑部中枪却死里逃生,赢得“铁探”美誉。他与Bingo一起被卷入警队内部的争斗漩涡中……

对比 《使徒2》像个游戏,《铁探》更加市井

围绕在这三人身边,还有警队内部调查科总警司程宇森、旺角警区高级警司简国曙、卧底招喜悦、毒品调查科主任也是万晞华的小儿子邱励杰等重要角色,支线众多,人物关系颇为复杂。

《铁探》讲述督察尚垶被总警司万晞华手下的卧底Bingo误伤,脑部中枪死里逃生,赢得“铁探”美誉,而Bingo则被背弃、被迫变节,两人更共同卷入了警队内部的争斗漩涡……

图片 14

虽然还是有卧底角色,但《铁探》并不玩《使徒行者》的“猜卧底”游戏。总编剧朱镜祺很有自信:“我们不用靠猜卧底来吸引观众,《铁探》的追看性来自人物的命运走势。”他透露,《铁探》实际上跟2017年播出的《不懂撒娇的女人》同时于2015年起步,但《铁探》的剧本足足打磨了三年。他用了两个“猜不到”来形容这部剧:“你猜不到每个角色背后有什么故事,猜不到角色之间微妙的关系。”

昨晚播出的第一集基本是在铺垫人物关系,但节奏还算明快,其中最大的看点是惠英红。这位金像影后一出场,直接把整部剧的质感提升到电影级别。

至于剧集风格,监制苏万聪形容会比《使徒行者2》更生活化。草根味是很多观众热爱港剧的原因之一,但苏万聪的前作《使徒行者2》反而走了“高端路线”。在苏万聪与执行监制苏嘉敏看来,《使徒2》的故事游戏感比较强,故事背景虚化,人物造型也更偏向偶像风;但《铁探》则是一个更扎实、有生活感的故事,“这是一个发生在香港基层警员身上的故事,除了动作和悬疑元素之外,还关注这群警察如何面对困难、用坚忍克服困难。”

她饰演的万晞华是个铁娘子,做事雷厉风行。她出场的第一句话,就是“坐坐坐,别浪费时间”。

《铁探》基本上全在香港进行实景拍摄,旺角、油麻地、深水埗等市井街头都成为取景地。虽然没有出埠拍摄,但是在香港闹市取景同样需要大量人力物力。苏万聪透露:“很多戏都是大白天拍的,我们在镜头之外加了很多人来维持秩序;筹划和组织时间也更长,比如跑马路的场面,可能就拍几个镜头,也要组织好几天。”苏万聪希望,“既要拍出香港的城市感,又要保证所有人都安全。”

图片 15

看点 枪战飞车依然劲爆,感情戏更赚人热泪

尚垶在闹市中开枪击毙挟持人质的悍匪,万晞华认为他当时选择开枪风险太大。尚垶的上司简国曙一直看万晞华不顺眼,这次自然不甘示弱,两人话中有话针锋相对。

光看剧情,《铁探》是一部典型的警匪动作剧,但几位主创接受采访的时候却特别强调感情戏。执行监制苏嘉敏形容:“这是一部男女都适合的警匪剧。有爱情、亲情、兄弟情、团队情……”

在短短五分钟的戏里,惠英红和许绍雄这两位“戏精”,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笑骑骑,放毒蛇”。

总编剧朱镜祺和刘小群在文戏上下了不少工夫。王君馨和袁伟豪这对《城寨英雄》CP在《铁探》里再续前缘;姜皓文与邓佩仪会发展出一段似有若无的感情;杨明和蔡思贝也会有感情戏。不过,在朱镜祺看来,《铁探》最特别的是“那些‘硬净’(粤语‘坚强、倔强’之意)的人的柔情戏”。

图片 16

朱镜祺在《学警狙击》里创作了Laughing这个角色,这次他写了一个更细腻的悲剧英雄Bingo。朱镜祺介绍:“很多卧底戏写的都是兄弟情义,但我们这次把亲情放大,让这个卧底角色更加立体。”发布会上曝光了18分钟的片花,除了飞车、枪战、爆破之外,Bingo与患有脑退化症的母亲之间的母子情同样十分出彩。朱镜祺说:“Bingo年轻时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他现在为了母亲想改过,但母亲已经不记得他了,只记得他以前做过的错事,他还要不要继续改过呢?”

图片 17

朱镜祺和刘小群透露,《铁探》每一集都会有一两个话题性场面,比如第三集中,Bingo与母亲会有一场十分动人的母子戏,“大家记得拿好纸巾,有同事看了三次,三次都哭了”。惠英红饰演的“铁娘子”万晞华也有柔情一面,刘小群稍稍“剧透”:“她有两场哭戏,这个角色平时那么霸道,但哭起来更加感动人。”

万晞华这个角色是为惠英红量身定做的。总编剧刘小群透露,他们从未考虑过别的人选:“一个女人,要在警队里压住那么多男性,没有一定的气场是做不来的。红姐的演技、人生阅历和气场,完全可以胜任这个角色。”

演员 惠英红是不二人选,袁伟豪减重到脱型

图片 18

香港与内地合作的合拍剧大部分都是警匪题材作品:《使徒行者2》《飞虎之潜行极战》《蚀日风暴》《反黑》……《铁探》要如何做出新意?在主创们看来,《铁探》最新鲜的就是演员。

至于男主角,袁伟豪与姜皓文在剧中并列男一号。袁伟豪在《铁探》里还蛮惨的,不仅有创伤后遗症,在剧集后段还濒临死亡。为了符合角色状态,他用10天时间减去20磅。

剧中几个重要角色都是为演员量身定做的。刘小群透露:“这个角色,没想过惠英红之外的演员,我们看完电影《血观音》之后就决定不作他人选。一个女人,要在警队里压住那么多男性,没有一定气场是做不到的。红姐的演技、人生阅历和气场,都可以胜任这个角色。”惠英红已经有8年没回TVB拍戏,刘小群坦言发出邀约时还有点忐忑:“英红姐是三届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得主,如何才能打动她?没想到还没见面,她看了故事大纲就答应了。”至于这两年在电影界表现出色的姜皓文,之前是亚视演员,《铁探》是他第一次参演的TVB剧集,也带来不少新鲜感。

你真的从来没见过这样瘦到脱了形,脸颊凹陷、排骨身材的袁伟豪↓

两位经过金像奖“认证”的好演员加盟,把一群TVB后辈都带入了状态。朱镜祺说:“有一幕是梁竞徽被红姐掌掴,明显感觉到他的表演跟以前不同,给人惊喜。”梁竞徽透露惠英红十分专业:“这场戏剧本上没说真的要打,但我们都有共识,那种情况下,情绪到了一定会打。开机前红姐就跟我说,‘我待会可能会打你’。开机之后,很顺利就拍好了。”

图片 19

袁伟豪这次与姜皓文并列男一号,他饰演的督察尚垶脑部中枪,患上枪伤后遗症,剧集后段还会濒临死亡。为了符合角色状态,他用10天减重20磅。在片花中可见,袁伟豪瘦到脱了型,脸颊凹陷、排骨身材,完全抛开了“帅哥”“肌肉”等标签。苏万聪透露,减重是袁伟豪主动提出的:“拍电视剧一开机就不能停,不像拍电影,可以停机一段时间给演员慢慢减重。我当时不敢提出让袁伟豪减重,但他主动提出来,用了一个快速、但比较危险的脱水减肥法,大家千万不要学。有一场法庭戏,他一走出来就是很脆弱的样子,观众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袁伟豪,可以感受到他对这部戏的投入。”

除了以“警匪”作框架,感情戏自然必不可少。总编剧朱镜祺和刘小群说,《铁探》最特别的就是“那些‘硬净’的人的柔情戏”。

对话 袁伟豪:不介意摧残自己,希望能更有内涵

比如说姜皓文饰演的Bingo,朱镜祺形容他是一个悲剧英雄:“很多卧底戏写的都是兄弟情义,但我们这次要把亲情放大。”

记者:你为尚垶这个角色在10天里减了20磅,可以说说这个减重过程吗?

在前几集,Bingo与患脑退化症的母亲之间的母子情就赚了观众不少眼泪。尤其是第三集,母亲来探监,却不认得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的儿子。刘小群说:“有同事看三次,三次都哭了。”

袁伟豪:《铁探》拍了三个月,我的角色经历了几重改变:一开始很健康,之后受伤、康复,再到后遗症爆发。在拍摄前期,我已经开始调节饮食,尽量清淡。真的很痛苦,工作十几个小时之后放饭,那种饭香让人很难抵抗。最后10天,我用8天控制饮食,剩下两天不喝水、只喝一点点咖啡,在这个过程中,我仍然要完成很多动作戏,追贼、跑马路、甚至撞破玻璃……我自问是一个强健的人,但那段时间真的体会到“有心无力”这四个字。加上我还坚持跑步,有一天晚上跑着跑着,突然真有虚脱的感觉。

图片 20

记者:跟惠英红、姜皓文等演员合作,会有压力吗?

图片 21

袁伟豪:见到前辈级演员的确是有压力,但更大的压力来自于自己。2018年年初收到参演这部剧的消息,我知道这个机会非常难得,压力很大;2018年3月,我父亲的病情进入了倒数阶段(注:袁伟豪父亲被查出鼻咽癌,并在去年5月去世),同样让我感到很大压力。爸爸去世后第三天,我就回到剧组了。有一场戏说的是同僚去世,我要去认尸,那一幕就跟我之前去送别爸爸一样。在剧中你可以看到,有的戏份尚垶的状态不是很好,有些浮肿、不太精神,那就是我爸爸出事那段时间拍的。很遗憾没有做到完美,但我想这也是角色的命运。尚垶和我的状态,冥冥之中重合了。

总编剧朱镜祺对《铁探》的剧本很有自信:“我们不用靠猜卧底来吸引观众,《铁探》的追看性来自人物的命运走势。”

记者:父亲也是警务人员,对你饰演这个角色有没有帮助?

说到“猜卧底”,自然就会cue到《使徒行者2》。当时《使徒行者2》走了一条“很不港剧”的路线,片头搞很多名人名言,台词又充满暗示,可是效果不算太好。观众似乎还是更喜欢《使徒行者1》那种直来直去的香港草根味道。

袁伟豪:小时候我也跟过父亲回警察局,他上班,我就自己照顾自己。那时看到了很多警队文化、警察工作生活的形态,十年来我也演过不少警察角色,这次演《铁探》会比较容易拿捏。最难演的是生病那一段,很感谢导演和团队提点我。并不是总有机会能够遇到这样的团队,我也趁这次多吸收经验,提升自己。

这次,总导演苏万聪不再玩《使徒2》这种“故弄玄虚”,而是贴近我们熟悉的港剧,着重生活化、市井味。他说:“这是一个发生在香港基层警员身上的故事,除了港式警匪剧的动作和悬疑元素之外,我们还关注这些警察的困境和心理。”

记者:觉得在《铁探》里自己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图片 22

袁伟豪:我现在有的东西,在《铁探》里都已经全拿出来了。希望大家可以看到袁伟豪不只是一个偶像演员,不只是能秀身材,我不介意摧残自己,希望自己能更有内涵和实力。

《铁探》基本上都是在香港实景拍摄的,旺角、油麻地、深水埗等市井街头成为重要取景地。

在昨天播出的第一集中,就出现了不少闹市追逐驳火的场面↓

图片 23

图片 24

图片 25

苏万聪透露:“很多戏都是大白天拍的,我们在镜头之外请了很多人来维持秩序;筹划和组织时间也更长,比如在马路上飞奔的场面,也许只是拍几个镜头,但准备工作就要做好几天。”

今年港剧能否出现第一部“爆款”,就看《铁探》了。

来源 | 羊城晚报娱塘、羊城派、金羊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