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关于乐队,大家脑子里翻腾的那些意象大概都有关摇滚、反叛、激情、青春、热血。

图片 1

1994年12月17日 / 香港红磡体育馆 / 「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 / 魔岩三杰
/
唐朝……
二十多年过去了,这个日子不断被反复提起。他们的故事,曾经让人们相信中国摇滚有盛世;那盘现场录像,给无数摇滚青年打过鸡血。

高晓松说“男生在年轻的时候一定要组一支乐队”

摇滚不死

图片 2

吴青峰说“乐队会把你带到一个更高更远的地方”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摇滚乐并不重要

现实,像一盆盆冷水浇过来——何勇称魔岩三杰已经是魔岩三病人,所谓「张楚死了、何勇疯了、窦唯成仙了」;唐朝乐队在央视的车祸现场被定罪为「摇滚已老」。但经常被忽视的是,创造神话和销毁神话的过程中,他们并不是故事全部。红磡摇滚夜,还有更多有血有肉的人在。

郑钧说“这是内心世界的骄傲”

重要的是你们自己

据张培仁回忆,红磡的演出是37个人一起从北京飞到香港,整个演出团队是272个人,是两岸三地年轻人共同完成的梦想。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爱奇艺《乐队的夏天》和网易做的这支小片一出,乐迷们都沸腾了,嘻哈、街舞这两年都火了个遍,终于有人要“搞”乐队了?

作者 / 张先森

而这些曾经的年轻人,包括何勇等人在内,都被魔岩三杰唐朝乐队这八个字挡住了身影。当晚演出的所有乐队成员,还有更多的精彩故事,应该被提起。

节目里面孔、反光镜、新裤子等31支新牌老牌乐队的集结完毕确实让人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这个夏天注定是会被记住的一个夏天。

来源 /视觉志

让乐迷们群情激动的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不亚于一场音乐节的神仙乐队阵容,片中崔健、郑均、汪峰,还有当年与窦唯、王菲有过千丝万缕关系的音乐制作人张亚东的出镜,尤其是张亚东关于现下摇滚乐/乐队跟90年代相比是否失掉了那份表达上的“激情”的话语和对那段“根本不用弹成旋律,只吉他出声就已经醉了“的年代的心驰神往,更是引发了大家对中国摇滚乐第一个黄金年代的集体回忆。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ID / iiidaily

【窦唯及乐队 】

图片 3

视频 / 顾爷

图片 4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毋庸置疑,那曾经是一段充满了理想主义的高光时期,崔健、黑豹、唐朝、魔岩三杰何勇、张楚、窦唯。。。这些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名字,他们的乐队,他们摇滚,当然还有他们之间的一些“恩怨情仇”,至今仍为乐迷所津津乐道,那些音乐和故事,似乎成了时代注脚一样的存在。

1989
年,中国摇滚的先锋崔健推出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开卖那天,磁带被排队的人群抢购一空。

曲目:《高级动物》《噢!乖》《悲伤的梦》《黑色梦中》

分割线——

图片 5

主唱:窦唯

摇滚教父的诞生

90 年代初排队买摇滚专辑的人们

这些人身上经历的起落,在窦唯身上最为明显。当年的希望之星,如今时不时曝出「落魄」照,捆绑出现在前妻和女儿的话题上……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上世纪80年代,人们对摇滚乐这种西方音乐形式还知之甚少,虽然Beyond乐队已经在香港崭露头角,但当时内地流行的大趋势是邓丽君和罗大佑等台湾抒情音乐。近来翻红与摩登天空的新裤子屡屡合作的张蔷在当年算是先锋人物,也不过是用甜腻的嗓音翻唱着“西方舶来品”,贡献出一首首“蹦迪”BGM来供人们“解放天性”寻求短暂个性和自由。

整整 30 年后,他常说的一句话是:

这些起落,在窦唯身上,也最无声无息。
只有他的作品一直在出,音乐一直没断,起落已经与曾经内向敏感的少年无关,琐事都已经被当年新京报楼下的那把火烧完。

图片 6

我的新专辑已经没人听了。

吉他:周凤岭

直到1986年,一个挽着高低裤脚的年轻人在北京工人体育馆用硬核铁嗓喊出了一句“我曾经问个不休”,震惊了现场观众,方才叫醒了所有人的灵魂,也炸出了中国摇滚乐的元年。

曾高唱“光荣与梦想”的摇滚黄金时代,如今只留下苍老的背影。

1989年开始学习吉他,并参加「面孔」乐队。面孔乐队成军时平均年龄不到18岁,是中国第一支少年乐队。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这首《一无所有》一度被称为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作品,而崔健也成为了当时摇滚乐的一面大旗,影响了包括窦唯、何勇在内的一票后来的摇滚老炮儿们(毕竟早在北京电影学院食堂办演出时,何勇就已经在台下被崔健原地圈粉儿了),被称作是中国的“摇滚教父“。

激情四溢的八十年代,人们渴求知识和艺术。中国的摇滚乐也应运而生。

1993年组建红桃5乐队,《摇滚北京II》中收录有《把门打开》一曲。1994年担任窦唯巡演吉他手,参加了Radiohead的暖场,以及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

图片 7

1986 年 5 月 9
日晚,北京工人体育馆,一个头发蓬乱、裤管一高一低的青年身背吉他,对着全场
1 万多名观众喊出了《一无所有》。

图片 8

在1989年崔健推出专辑《一无所有》,台湾乐评人马世芳说:

图片 9

红桃5乐队,前为周凤岭

“这张专辑是一把刀子,把中国的音乐史切割成崔健前与崔健后。”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之后周凤岭一直在音乐界活动,曾以「周先生」乐队名号发表作品。直到2012年签约摩登天空,发行唱片《雅宝路》。

尽管现在的人们对崔健的音乐风格褒贬不一,但说到中国摇滚音乐史,他肯定是绕不过去的一个人物了。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如同平地一声雷,观众沸腾了。

贝斯:胡晓海

黑豹or唐朝?

键盘手梁和平回忆:我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1990年创建四川第一支摇滚乐队——21乐队,担任乐队主唱。曾参与指南针、苍狼等乐队。

当时崔健所在的乐队叫ADO,在ADO之前,“七合板”和“不倒翁”两支乐队也曾在中国摇滚历史上短暂出现过,尽管不算严格意义上来讲的摇滚乐队,但也算是中国摇滚乐的源头了。毕竟崔健就曾就是七合板乐队的键盘手,而组织了不倒翁乐队的丁武,在随后1987年又牵头成立了名噪一时的黑豹乐队,接着在1988年组建唐朝乐队(这时候,后来的魔岩三杰之一的窦唯已经在黑豹担任主唱了)。

图片 10

图片 11

那么,同期的两支乐队,风格都是偏向重金属,黑豹和唐朝,哪个更牛逼?

那年,崔健只有 24 岁。那是他首次真正登台。

胡晓海近照

图片 12

自此,中国第一位摇滚歌手诞生了。1986 年也成了中国摇滚元年。

1995年创建个人工作室,编著有国内最早的贝斯专业教材。21乐队曾于1998年发行唱片《画在墙上的天堂》。至今从事音乐领域的工作。

图片 13

他影响了一批年轻人纷纷加入这股追求自由、爱情与理想的洪流。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键盘:白方林

讨论这个或许没有太大意义,毕竟,黑豹乐队在窦唯担任主唱和主创的那段辉煌时期,创作出了拥有《无地自容》、《Don’t
break my
heart》等“养活了黑豹乐队30年”的作品。而唐朝乐队同样在那场不输于94红磡的中国摇滚乐队第一次集体公开亮相的“90现代音乐会”上大放异彩,也让坐在台下只为这场音乐会贡献了设备器材的黑豹乐队着实眼热心酸了一阵。(不过在91年黑豹乐队随即参加了《深圳之春现代音乐》演唱会,一举成名,并被当时Beyond经纪人陈建添看中,牵线将其签约给了香港劲石唱片,成了Beyond师弟。算是一洗“90现代音乐会”的“前耻”了。而这个陈健添,就是创建了华语乐坛第一个传奇厂牌“红星生产社”的经纪人,后成功挖掘到郑均、许巍等人,后面会再提到)

图片 14

窦唯旧友,参加过青铜器乐队,后参与窦唯的做梦乐队,窦唯和王菲的经典合照中,右二就是白方林。

紧接着,两支乐队又在同期陷入了“沉寂”,黑豹刚签给劲石,眼看就要发片、卖歌儿、办演唱会赚大钱了,灵魂主唱兼主创窦唯却离开黑豹出走了,乐队再没重现往日辉煌。

还在部队当文艺兵的许巍,听了崔健这一声冲锋号,亢奋了:原来歌还能这么唱!

图片 15

而唐朝乐队92的那首《梦回唐朝》能量爆棚,一举将“唐朝”变成了亚洲最受关注的文化现象之后,没过多久因为贝斯手张炬的车祸去世,乐队开始“分崩离析”。

于是,和所有表达欲爆棚的年轻人一样,他买了把吉他。抑郁症最严重的时候,是摇滚支撑着他走下去。

做梦乐队和王菲

魔岩三杰

多年后,他和崔健成为唯二作品入选《中国当代诗歌文选》的乐人。

《高级动物》《黑色梦中》等作品有白方林和窦唯共同编曲。后参加骅梓主导的新谛乐队,之后活动状况不明。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大家都知道,窦唯出走黑豹之后,被张培仁招入麾下,加入了滚石唱片下属的魔岩唱片,后来与何勇、张楚一起被称为魔岩三杰。

图片 16

打击乐:刘效松

图片 17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1994 年的许巍

图片 18

在魔岩三杰时期之前,离开黑豹之后的中间,窦唯自己组过一支乐队叫做梦乐队。众所周知的这张著名合照,就是在窦唯做梦乐队时期拍摄的。

还在央视做主持人的蔚华,改行组建了呼吸乐队并任主唱,轰动一时。

崔健乐队中的刘效松

图片 19

放在今天,某名主播辞职搞摇滚,多半是假新闻。

著名打击乐手。1988年和高旗、曹钧组建呼吸乐队,后参与崔健乐队,之后在摇滚乐和流行乐领域十分活跃。参加《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中国之星》等多档音乐综艺节目的现场乐队。

黄竹坑摇滚夜,首要的是你们自身。关于窦唯离开当时正如日中天的黑豹乐队的原因,众说纷纭。根据《呐喊
为了中国曾经的摇滚》纪录片里,黑豹鼓手赵明义的说法,也是坊间流传最广的一种说法就是:窦唯爱上了队友栾树的女朋友王菲。

一批优秀乐人纷纷涌现:黑豹、唐朝、面孔、眼镜蛇、窦唯、丁武、张楚、张炬、高旗、罗琦、老狼、何勇……

鼓:王澜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当然这一点在窦唯当时的初恋女友姜昕后来写的《长发飞扬的日子》一书里,被否定掉了。书中所给出的原因是,音乐理念上的分歧。

早在 1988
年,张楚就以《姐姐》一曲成名。他有西北人的低沉豪迈,也腼腆忧郁。

王澜近照

图片 23

和崔健一样,何勇长在民乐家庭。看多了崔健的排练,他也对摇滚来了兴趣。

著名鼓手,1993年,19岁的他参与超载乐队出道,1995年加入周韧的红烧肉乐队,1997年加入瘦人乐队,2002年参加艳乐队,和崔健、郑钧、张楚、许巍等人都有过合作……同样参加过《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中国之星》等节目的现场。

图片 24

窦唯中学时就痴迷摇滚,各种乐器都玩得溜。1988
年一加入黑豹,就成为乐队灵魂。

【张楚及乐队 】

但王菲确实曾经和黑豹乐队键盘手栾树谈过恋爱,而后又跟窦唯成了一对儿,至于是不是三角恋,有没有横刀夺爱。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了。上面提到的91年陈健添看中黑豹乐队,其实也是在陪王菲看男友演出的契机下的巧合而已,那当时的男友究竟是栾树,还是窦唯?我们不得而知。

这仨人,一诗一酒一散文,就是日后人称的“魔岩三杰”。

曲目:《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厕所和床》《蚂蚁蚂蚁》

图片 25

90
年代初,当台湾的魔岩唱片创始人张培仁看到崔健蒙着眼唱《一块红布》时,他被震住了:

图片 26

后随着媒体曝光王菲在北京四合院跟窦唯同居、清早在胡同里倒马桶的照片,这段香港小天后为北京摇滚才子甘愿受委屈的爱情故事终于感动了大票吃瓜群众。据说王菲的那首《我愿意》,就是姚谦根据这事儿创作的。你如果抬杠非说,倒马桶这事儿窦唯也干过,那王菲和姜昕、窦唯三人共进晚餐这种骚操作也足以证明王菲的“豁得出去“了。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一无所有的北京青年竟然创作了这么好的摇滚乐!

主唱:张楚

最终的结果是姜昕退出了这场感情,栾树貌似后来“病急乱投医”跟一直暗恋他的韩红短暂的好了一个月。嗯,就是你们知道的那个韩红。

图片 27

站得笔直的窦唯、跑来跑去的何勇,长发飞扬的唐朝……这些人给了中国摇滚更丰富多元的形象和定义。而张楚,是端坐在一张椅子上,活泼也好,激愤也罢,都在这张椅子上。

这段中国摇滚历史上著名的“爱情故事”讲到这里也不过是个开端,随着时间的推进,1994年在红磡体育馆举行的《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终于到来了。

于是他把窦唯、张楚、何勇攒到了一块,还推动黑豹、唐朝乐队加入滚石唱片,这才有了专辑《黑豹》《梦回唐朝》的横空出世。

张楚曾经沉寂过一段时间,如今又选择了回归自己。他开始了新的巡演,准备着新的作品,尽管已经没有以前的关注度。那些目光,本来也是多余的存在。

图片 28

其中,《黑豹》卖了 150
万张,在当时绝无仅有。而仍显稚嫩的窦唯主导创作的《无地自容》也成了经典。

吉他:曹军

这场至今仍被两岸三地的乐迷们奉为经典的演唱会由魔岩公司的创始人张培仁联合香港滚石,与香港商业电台合作操办。

图片 29

或称曹钧,1987年和何勇等人玩「五月天」乐队,1988年和高旗组建呼吸乐队,一直在音乐领域工作。

张培仁,台湾人。李宗盛在他的歌曲《和自己赛跑的人》中有这么一句,“亲爱的landy
我的弟弟,你很少赢过别人但是这一次你超越自己”,这个被李宗盛称为弟弟的landy便是张培仁。

唐朝的四位长发青年,以高亢的唱腔和重金属乐风崭露头角,处女专辑《梦回唐朝》狂卖
200 万张。

图片 30

图片 31

在当时不成熟的商业和媒体环境中,这个销量堪称奇迹。

曹钧和杨乐一起玩蓝调乐队

张培仁

自那以后,中国摇滚再没有如此火爆的签售。

曹钧和哥哥曹平都是老摇滚圈的重要人物,后者常被称为「摇滚传教士」。

当时香港不承认大陆有摇滚,张培仁跟窦唯他们合计了一下“咱们不挣大陆的钱了,去挣香港人的钱吧”,红磡那地方当年相当于北京民族宫,能在那种地方开演唱会,大家想想都还挺激动的。

图片 32

贝斯:罗岩

长达三个半小时里主角窦唯、张楚、何勇和作为嘉宾演出的唐朝乐队,一共演唱了14首曲目:窦唯的《高级动物》、《黑色梦中》,张楚的《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厕所和床》,何勇的《垃圾场》、《钟鼓楼》,还有唐朝乐队的《飞翔鸟》等作品。

警察出动维持秩序

图片 33

窦唯吹笛子的画面、张楚的海魂衫、张楚孩子般天真的面孔无可磨灭的留在了观众们的记忆里。

年轻人穿喇叭裤、提录音机,边放摇滚边排队,不买到就不走。

罗岩近照

图片 34

图片 35

原东方歌舞团著名制作人。1989年参与晚间新闻乐队,1991年参加自我教育乐队,这两支乐队在早期中国摇滚中都颇有地位。后一直从事音乐工作。

图片 36

排队的人群中,有个逃课的 16 岁初中生,就是后来的“摇滚圈纪委”臧鸿飞。

键盘:窦鹏

图片 37

听完《黑豹》《唐朝》,他就不行了,没法再按部就班地生活。

图片 38

红磡演唱会是对魔岩三杰的成功推广,也是对内地摇滚乐的一次对外普及。

人们所津津乐道1994 年的红磡演唱会,以至于忘记了之前的许多大事。

著名音乐制作人,窦唯堂弟。提到窦鹏,经常会捎带上那段情史:窦鹏是周迅的初恋。

但是,今天回过头去看当时的很多报道记录,像四大天王集体出席观众区、现场三分之一的椅子被砸烂、黄秋生撕碎上衣跟在何勇后面狂跑、黎明郭富城粉丝把演唱会海报都撕了等新闻似乎也有点炒作的味道。

1992 年,25 岁的郑钧在办留学签证的当上,被红星生产社签下。

窦鹏做过很多后台工作,不过没有实质性参与过留名的乐队。直到今天,还能在电影院听到他的原声作品——比如去年的《老炮儿》。

图片 39

两年后,他的首张专辑《赤裸裸》横扫中国五十家电台排行榜榜首,其中的《回到拉萨》《赤裸裸》《灰姑娘》广为流传。

鼓:刘效松

图片 40

图片 41

参见窦唯及乐队部分

毕竟窦唯说过,当时何勇的那句“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其它都是小丑“就是在张培仁的故意刺激下说出来的,为的就是给演唱会造势。而窦唯那首《噢乖》演唱会现场忘词过后未加修改就拿去灌了唱片,也被窦唯认为是张培仁的”一场阴谋“。(当然,窦唯认为是阴谋的事儿比较多,也包括跟王菲的婚姻)

有天半夜睡不着,他爬起来写出了这首经典《灰姑娘》,全程只用了 5 分钟:

小提琴:黄卫明

至于这个各种稿件中以“第一次看崔健蒙着双眼唱着《一块红布》时抱着柱子失声痛哭和挖掘张楚时在天寒地冻的北京听《姐姐》小样儿听到泪水夺眶而出以及在94红磡演唱会的观众席上又一次泪崩了”的形象出现的张培仁如窦唯所说是真的有“阴谋”还是为推广内地摇滚而奋斗,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你并不美丽,但是你可爱至极,哎呀灰姑娘,我的灰姑娘。

资料不详

中国摇滚乐势力演唱会是魔岩三杰的高光时刻之一,三人随后发生的令人诧异的人生轨迹变化,更是让这场演唱会在乐迷心里成为了超出它本身意义的一种存在。也就是网友口中那个被顶礼膜拜或许过头了的“中国摇滚巅峰之夜“。

虽非专辑主打歌,情歌《灰姑娘》却成为最火的一首。

【何勇及乐队 】

图片 42

而《回到拉萨》,则把西藏包装成了中国地理的精神家园:

图片 43

1996年,何勇在一场工体演唱会结束后,因为“胡说八道“从人们眼中消失了;张楚在发表第二张专辑后便回老家西安过上了隐居生活。窦唯则从《艳阳天》开始改变了音乐风格,走出了大众的视野。

在雅鲁藏布江把我的心洗清,在雪山之颠把我的魂唤醒。

曲目:《姑娘漂亮》《垃圾场》《非洲梦》《钟鼓楼》

引用一句何勇的话:“我疯了,张楚死了,窦唯成仙了。”

图片 44

主唱:何勇

21世纪前的短暂全盛时期

1994 年,郑钧演唱《赤裸裸》

最有爆发力的何勇,创造了那天晚上最经典的几个瞬间。包括他标志性的海魂衫配红领巾,也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

这一时期,活跃着的摇滚乐队和摇滚音乐人还有很多,前面提到的音乐制作人陈建添1992年在北京成立了华语乐坛第一个传奇厂牌“红星生产社”。经由黑豹乐队经理人郭传林搭线,签下了郑钧并于1994年发行了第一张专辑《赤裸裸》。是郑钧的开山之作,至今仍是华语摇滚乐坛的经典之一。同年签下了许巍,日后的另一位代表性摇滚歌手。

1993
年,苍狼乐队在内蒙古成立。你可能没听说过这只乐队,但你一定知道他们的主唱——腾格尔。乐队成立
4 年后,腾格尔写出了可能是他最好的歌《天堂》。

如今何勇的状况不佳。药物副作用带来的发福,也直接影响到了他的形象。但在现有的访谈资料当中,何勇对各种问题一直保持着敏锐。他也一直说要出新歌,但目前我们能做的,还是等待。

图片 45

1994 年,汪峰组建鲍家街 43
号乐队。所有成员均来自中央音乐学院,而“鲍家街43号”正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门牌号。3
年后,乐队发布的一首《晚安北京》让人一直唱到现在。

吉他:邓讴歌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也是这一年,超载乐队的单曲《梦缠绕的时候》被收录在了管虎导演的电影《头发乱了》里作为了电影插曲。次年签约了张培仁的魔岩公司。

1994 年,汪峰登台演唱

面孔乐队吉他手,曾参与过超载乐队。红磡摇滚夜上他的长发和大腿是另一大标志特色,让人们记住,这个世界,哪怕只有那个晚上,是何勇、讴歌这些人年轻人的天下。

“鲍家街43号”乐队在1995年隆重登场以来,便引起巨大反响,并在中国摇滚乐坛占据一席之地。

还是 1994
年,飞乐队成立于西安。许巍一人集乐队主唱、节奏吉他手、词曲创作人于一身。

现为译乐队吉他手,与窦唯保持合作。

图片 49

图片 50

贝斯:欧洋

同年,轮回乐队《烽火扬州路》大受追捧。呼吸、眼镜蛇、指南针、面孔、清醒乐队(主唱沈黎晖,即后来摩登公司的创始人),都曾是这一阶段中国摇滚乐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包括深受崔健、窦唯等人影响,1988年由高晓松、老狼牵头成立的校园摇滚乐队——青铜器乐队,虽然经常给黑豹这种乐队做垫场演出,那也是自豪的不能自已,不过幸好这俩哥们儿最后发现自己不太适合摇滚,这才有了后来《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许巍在早期作品《两天》里唱到:

讴歌发小,同为面孔乐队元老,也一同参与过超载乐队,红磡上同样留着长发。同样仍然活跃在摇滚圈,人称「三哥」。

图片 51

我只有两天 我从没有把握

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愚公移山livehouse的老板。

摩登天空在这里有必要说一下,作为一家独立唱片公司,为当时包括后来的摇滚乐队发展都提供了不少的帮助,著名音乐制作人张亚东也曾经是摩登天空旗下的签约组合艺人,说起张亚东,又免不了提回到窦唯和王菲,1996年,王菲发布新专辑《浮躁》专辑其实就是主要三个人来打造:王菲自己作词作曲,窦唯敲锣打鼓,窦唯妹妹窦颖的男友、也是自己某时期的键盘手张亚东弹吉他,窦唯张亚东还负责编曲。这是王菲迄今为止最满意自己的一张专辑。

一天用来出生 一天用来死亡

键盘:梁和平

(窦唯打鼓、王菲唱歌、张亚东吉他 顶配“末日”合作)

那个年代的年轻人,带着理想主义起航,却往往在转型期的社会碰壁。而摇滚成了他们的避难所。

著名音乐人,国内摇滚、爵士界元老,包括筹划崔健的亚运巡演、参与和监制何勇的《垃圾场》在内,帮助过不少摇滚乐人。迷笛音乐学校校长张帆称他为早期摇滚和爵士界中军师一样的人物。

张亚东与窦颖于2000年分开,窦唯王菲这段才子天后轰轰烈烈的爱情在1999年窦唯向记者介绍高原说“这是我的爱人”时,也终于落下帷幕。

图片 52

他曾是前中央乐团独唱、独奏家小组成员,2012年遭遇车祸,高位截瘫。现仍在从事音乐工作。

而巧合的是,与这段感情互为见证的中国摇滚乐从进入二十一世纪开始,似乎也开始落没在流行文化的汹涌浪潮里。

1994
,是中国摇滚最闪耀的年份,四张神级专辑都在这一年问世:何勇《垃圾场》、窦唯《黑梦》、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以及崔健《红旗下的蛋》。

打击乐:刘效松

中国摇滚乐的黄金时代真的结束了?

登上香港红磡体育馆前,何勇在采访中大放厥词:

参见窦唯及乐队部分

用张亚东的话说,也许还没到来。

四大天王中除了张学友其他都是小丑,香港只有娱乐,没有音乐。

三弦:何玉生

在以崔健、魔岩三杰、黑豹唐朝乃至后来的汪峰、郑钧等为代表的摇滚时代之后,“摇滚乐的躁动和反抗转向了地下,但并未消亡,中国摇滚乐开始出现了一些新的东西,英伦摇滚乐开始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城市新民谣也成为独立的音乐流派开始往不同的方向发展;摇滚乐虽然不像从前一样锋利,但却走向了多元化,变得日益丰满起来。”

这在香港炸开了锅,天王的歌迷们甚至将魔岩三杰红磡演唱会的宣传单撕掉。

图片 53

图片 54

图片 55

何勇父亲,民乐演奏家。他在摇滚现场的亮相,给原本对立的传统和现代之间一个和解的机会,成为红磡摇滚上经典的又一幕。

比如这次参加《乐队的夏天》的31支乐队中:

1994年,何勇在香港街头

鼓:余伟明

虽然老牌乐队里,与黑豹、唐朝几乎成立于同一时期的面孔乐队还在坚持硬摇,成立了也将近有20年新裤子和10多年反光镜乐队一直在朋克,但乐迷慢慢发现痛仰乐队从早期的金属硬摇到现在发展出了欢乐雷鬼风格。

当时窦唯的女朋友王菲还在香港发展,不得不自嘲了事:“我也是小丑。”

应为余伟民,做梦乐队鼓手。和刘效松、王澜等人一样,在摇滚圈里有着广泛的合作。前几天王澜、余伟民等人微博上更新了一张四人合照,号称「京城四大名鼓」。从左至右依次为余伟民、单晓帆、关菲和王澜。

图片 56

就这样,大陆摇滚的香港之行未唱先热。所有人都想看看,这批人到底有没有两把刷子。

图片 57

反光镜乐队

图片 58

单晓帆的微博上细数众人职业历程,四个人都至少二十年的乐手经验。中国的摇滚圈,其实并不大。

新声代乐队代表里Funk和R&B风格的click#15、客家土味儿摇滚九连真人、城市民谣风鹿先森、英伦迷幻的盘尼西林、中式民乐风摇滚的南无乐队、融合了流行摇滚电子元素等多风格VOGUE5。。。

张培仁这样回忆这一年 12 月 17 日红磡的那个高光时刻:

笛:窦唯

click#15

没人预料到,这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演唱会,几乎全程陷入了不可思议的疯狂。

图片 59

何勇还没出场,观众已经沸腾了。

【唐朝乐队 】

鹿先森乐队

他穿着海魂衫、系着红领巾,一出场就把气氛推向高潮。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曲目:《飞翔鸟》《选择》

盘尼西林乐队

我们生活的世界就像一个垃圾场!

主唱:丁武

图片 63

香港的姑娘你们漂亮吗……

图片 64

南无乐队

唱嗨了,他拧开一瓶矿泉水浇在身上,然后顽皮地跳到吉他手讴歌身上……

作为嘉宾上场的唐朝乐队,完整体现了一个乐队应有的模样:能把贝斯弹得比吉他快的张炬,国内技术一流的吉他手老五,资历深厚的鼓手赵年,甚至曾经在唐朝乐队留下痕迹的老K……都是可以单拎出来说的个中好手。

图片 65

图片 66

丁武在摇滚圈内的出场时间很早,但成为唐朝主唱后,他的音乐履历就定格在了上面,经历了荣光,也经历泥潭。

VOGUE5乐队

张楚则安坐高凳,吟唱《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贝斯:张炬

这也对应了张亚东在《乐队的夏天》里所说的那样,“在技术上进步了“,但随即而来的下半句“在表达上却不如以前”却有待商榷。

图片 67

1995年去世。

图片 68

窦唯当晚一身黑西装,一头利落短发,根本看不出是来唱摇滚的。

图片 69

用这两年流行的话说,张亚东觉得这些乐队表达的东西不real了。

可略带沙哑的嗓音一开口:《高级动物》!底下的人都疯了:

张炬的离开是摇滚圈的一大痛事。张炬家境不错,待人又极好,几乎所有人都得到过张炬的帮助。纪念张炬,成为摇滚圈少有的集体活动之一。

但什么才是真real?

幸福在哪里,幸福在哪里……

吉他:刘义君

反抗?愤怒?

图片 70

应作刘义军,即老五。「一天练15小时琴」是老五身上最经典的传说之一。老五对于巅峰时期的唐朝必不可少,但他并没有稳定地待在乐队里,不在唐朝时,很长时间以「唐朝老五」的名号进行自己的创作。

或许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音符。

尤其是一吹起笛子,简直是万人迷。

图片 71

“人们逐渐开始有了更多的方式追求自我个性,那种原始的反抗方式逐渐被人们所遗忘,当你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时,反抗或许就变得不再重要了。“

图片 72

最近老五的公开活动,是在北京文联牵头的「中国摇滚30年研讨会」上,他提了一些关于改善摇滚乐从业者生存环境的建议。摇滚协会副会长的聘请名单上,有老五的名字和张楚、赵明义、栾树、黄家强、王澜等一同出现。

无论是柔和的还是暴烈的,表达出自己内心所想的真实感受,就足够了。一如反光镜乐队说的“不是说你光批判了你就摇滚了,也不是说你不批判你就不摇滚了。”

那时的乐手疯狂,歌迷更疯狂。

鼓:赵年

你听着2013年何勇登上《天天向上》综艺唱《姑娘漂亮》时还有看94红磡演唱会视频的感觉吗?

没有一场香港演唱会像这样,没有偶像,没有华服,甚至没人带哨子和荧光棒,却被一种新的音乐震住了。

除丁武以外,赵年是乐队中最稳定的成员。在参加唐朝乐队之前,已经有过一些组队经验。

那么何勇到底real不real呢?乐迷们又该作何回答。

此前观众们在红磡看流行音乐演出都是坐着的,可这回他们坐不住了,站起来兴奋地大喊大叫,毫无保留地发泄情绪,疯了!

图片 73

旅行团乐队在采访中也是这个意思“并非一切都好了,但我们有自己的态度和表达”

图片 74

乐队之外,赵年也在迷笛学校担任教职,也做相关乐器的代言。最重要的是,始终和乐队在一起。

图片 75

疯狂的人群中,有个人边撕扯自己的衣服边挥手摇摆,让张培仁印象深刻。

键盘:王勇

另外抛却内容来说,看着这么多新老乐队对音乐和摇滚的那份热爱,尤其是新裤子说的那句“坚持了20年后,我们已经是中年人了”,这一点不就挺摇滚、挺酷的嘛。

这个人,据说是香港影帝黄秋生。

王勇并非乐队成员,但唐朝乐队几位元老一样,都是国内第一批接触摇滚乐和组乐队的人。在这次助阵唐朝乐队之前,他最出名的一次合作,是在崔健《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中弹奏古筝。

图片 76

图片 77

图片 78

以前的摇滚乐其实很小众,哪怕是那些摇滚老炮儿魔岩三杰的现场,现在被捧成了“神话”,但实际上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演出经验,现场水准往往不是够的。

当晚,很多香港歌手都到场观看,包括四大天王。何勇还不忘调侃:

而王勇的个人成就远高于此,比如95年的《往生》专辑,在听众中有口皆碑;比如王勇独联体《嘎达梅林》的现场,恢宏的气势在音乐节上独树一帜。

图片 79

受伤的四大天王圣诞快乐。

【张培仁 贾敏恕 】

而现在草莓音乐节、摩登天空音乐节等以摇滚为主的音乐节在增加,有LIVEHOUSE的城市越来越多,可以听到摇滚乐的渠道很多,也有更多的人和节目想要推广摇滚乐,比如《乐队的夏天》。

图片 80

图片 81

图片 82

演出之前,因为担心暴乱,魔岩三杰连遗嘱都写好了,万一有个差池,就把演出收入捐了。

图片 83

图片 84

图片 85

陆少康为香港滚石总经理

“如果更多的年轻人对摇滚乐感兴趣了,那就是功德一件了”

魔岩三杰唱完,主持人到台下抓到王菲,问窦唯演得怎样。

除了所有在台上的乐人乐手们,同样不该被遗忘的,还有幕后最重要的张培仁和贾敏恕。他们和魔岩唱片,从台湾来到大陆,带大陆人到香港演出,创造了一个无法再现的传奇。然而,之后几年时间里,两人先后返台。有人推他们对中国摇滚有功,有人论他们过度开发摇滚有罪。只有他们和这些音乐人的合照,不偏不倚地留了下来。

或许这真的是个契机,是中国摇滚的另一个黄金年代,另一个“新春天”。

王菲猝不及防,尴尬说了一句“不错。”

图片 86

图片 87

图片 88

(张培仁 李宗盛 贾敏恕)

红勘唱罢,所有人都以为,摇滚的好日子来了。

而两人最新的动作,则是在台湾运营已久,正式搬来大陆的「简单生活节」。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去的兴衰是非都过去了,这些爱音乐的人,和从红磡摇滚夜起一直没有停止过音乐的人们,还可以期待更好的未来。

谁也没有想到,没过几年,盛极一时的摇滚圈老的老、散的散。

“魔岩三杰”之中,何勇被香港业界封杀,也患上了自闭症,进过精神病院。

张楚发行专辑《造飞机的工厂》后,自闭多年。

窦唯单飞,开始搞电子。而没了他的黑豹,则是江河日下。

图片 89

1994 年,窦唯红勘排练间隙

中年发福的他,常被拍到骑电瓶车、挤地铁……

图片 90

阔别 14 年,“魔岩三杰”重聚上海办了场演唱会。

图片 91

“魔岩三杰”人到中年

而许巍也变暖男了:

当摇滚遭遇了“中年危机”,赵明义的保温杯也火了。有人发了条微博:

前段时间朋友给黑豹拍照,回来甚是感慨:不可想象啊!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

曾经扯一块红布的叛逆少年,化作了手握保温杯的养生朋克。

可就像舌头乐队主唱吴吞说的:

摇滚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自己。

就像 70 岁的老炮鲍勃·迪伦还来中国开演唱会,照样一呼百应。

回到 1999
年的一天晚上,“魔岩三杰”还正年轻。不知是谁出了个主意,说去地铁卖艺吧。他们就真去了,弹吉他、打鼓、跳舞、高歌。

图片 92

那晚只挣到了几十块钱,还不够哥几个搓一顿,但他们很快乐。

参考:

纪录片《再见,乌托邦》

高原《把青春唱完》

姜昕《长发飞扬的日子》

三联文艺生活周刊《乌托有个帮》

王小峰《只有大众,没有文化》

作者:张先森。本文由“视觉志”(
ID:iiidaily)授权转载。十点视频联合数十家“文艺生态”合作伙伴,为你提供优质短视频。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