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小玫瑰如何驯化Joffrey,权力的游戏中被阿娘宠坏了的五个巨婴



权游迷们大家好,小编最近重刷了权游并读了原著《冰与火之歌》,希望能赶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到来之前带领大家熟悉、理解权游前面七季的构架、人物、剧情。

上一篇:《权力的游戏》服装详解(上)

作者/乔克儿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权游中被妈妈宠坏了的两个巨婴”。

一个靠啃书观影为生的脱发少年,欢迎关注个人微信公众号:乔克儿

《权力的游戏》中最典型的被妈妈宠坏的巨婴是乔弗里。

拜拉席恩家族

拜拉席恩的家族首领是老国王劳勃。但是阿姨对这个只在第一季露过脸、又好酒好色的糙老头实在没什么好感,所以就略过他,直接讲他那三个貌美如花的“孩子”吧。

图片 1

拜拉席恩三小只

首先是乔弗里·拜拉席恩。

他的穿着就跟口头禅“I am the
king”一样,各种花里胡哨的刺绣滚边、极尽奢华的金银装饰,远远就要让人知道The
king is coming!

图片 2

乔弗里&小玫瑰

图片 3

来自史塔克家族的吐槽

英俊又仪表堂堂,相信初见时很多姑娘都会像三傻一样被这个王子所倾倒。

然而再进一步接触,才发现他的懦弱无能与不可一世。被阿莉亚击败后,懦弱求饶;君临失守,懦弱逃跑……简直完美演绎了什么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图片 4

爱装Bility的乔弗里

关于他有一幕印象特别深刻:

初登铁王座,与泰温起了点争执,小乔气急败坏,大吼:“I am the
king”。泰温沉着冷静,三言两语把他逼得无言以对,一身黑衣顾自转身离去,留下一股子怒气无从宣泄的小乔。

这次失败的对峙也没让他明白真正的权力不在铁王座、“I am the
king”和华丽的袍服上,真正的权力在强者手里,而他们才不会浪费心思在那些让自己仅仅是看起来很牛逼的表面装饰上。

图片 5

艳冠七国的乔弗里

君临继承人、后来又登王位的乔弗里,服装极尽奢华,展现了王族应有的体面、尊贵外,也让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孩看起来更愚蠢滑稽。

图片 6

自以为是的乔弗里

小乔的弟弟托曼·拜拉席恩,是个沉默内敛、平易近人的呆萌boy。着装上是中规中矩的贵族装扮,没什么出彩点。

图片 7

呆萌boy托曼·拜拉席恩

不过再顺从的人也有不甘妥协的时候。在色后摧毁大麻雀等人后,这个一直听妈妈话的妈宝男,居然在自己的城堡里遗言都不带留一句地纵身跳下。看到这里时,我才恍然大悟什么叫他不说话,但并不代表他就不思考;他不善拒绝,但并不表示他不会反抗。

图片 8

迷之沉默的托曼

拜拉席恩的最后一位是我们的小公主弥赛拉。出场时间蛮少的,以至于再次出现的时候,我黑人问号脸地疑惑了下:色后什么时候又私生了个如此出尘绝艳的女子。

图片 9

小仙女弥赛拉

是的,弥赛拉的人物形象简直是《权游》中的一股清流啊。性格无比天真烂漫,在服装上,也是纯真小清新风格。

又长在比基尼与透视装齐飞的多恩王廷,难免布少些,但愣是天赋异禀地把裸露穿得不带一点色情味。

不得不说,人才啊~

图片 10

多恩王子说:世间竟有如此出尘绝艳的女子

《权游》的服装团队称弥赛拉的着装灵感来自印度。

恕我直言,这可真一点也没看出来啊。她的穿着不管从风格还是造型,都更趋近19世纪的浪漫主义风格。

薄纱、高腰、泡泡袖,还有那种欲露不露、浪漫又性感的调性都与19世纪的流行女装非常一致。

图片 11

弥赛拉&多恩王子

图片 12

1801年的绘画《约会》

图片 13

弥赛拉着装VS 19世纪女装

各位权游迷们大家好,小编最近重刷了权游并读了原着《冰与火之歌》,希望能赶在《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到来之前带领大家熟悉、理解权游前面七季的构架、人物、剧情。

其实瑟曦宠乔弗里在剧集中还没有完全体现,在原著《冰与火之歌》中有这么个桥段: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小玫瑰怎样驯化乔弗里”。

黑水河战役之后,一些俘虏被带到大殿上冲着乔弗里喊他是个杂种,乔弗里气得不行,一激动被铁王座上的利刃和倒刺给弄伤了。

史塔克家族

史塔克家族居于北境一带。环境非常严寒恶劣,在那里生长的人最先考虑的是如何过冬、狩猎这种生存问题。

因此在服装上,什么美观高贵都是多余的,能不能保暖、便于行动才是关键。所以在款式上就形成了与君临宫廷大相径庭的窄衣窄袖。

图片 14

贫穷的史塔克一家

史塔克家族的一伙糙老爷儿们,其着装一言蔽之就是:没什么好讲的~

所以,直接跳过,来讲讲他们家族中的两朵花——凯特琳·徒利和珊莎·史塔克。(是的,阿姨奏是这么任性地把阿丽娅归为男人了,嘻嘻~)

图片 15

凯特琳·徒利和珊莎·史塔克

图片 16

阿丽娅:I am a girl

与《权游》里的其他贵族夫人相比,凯特琳的服装是朴实,甚至说是有点寒碜的。这自与北境的条件有关,但还有一点是,凯特琳本身的不贪慕虚荣。用一句特烂俗的话讲就是:视物质为浮云。

那么她视什么为珍贵呢?

她的孩子。

这个外表看起来没什么吸引力的女人,却有一种强大的母爱。尤其在她的孩子面临危险时,总是挺身而出,刚毅且决不妥协。这时候,再看一身灰蒙简装的她,你会觉得这个人实在美极了。

图片 17

伟大的母亲凯特琳

图片 18

伟大的母亲凯特琳

表面的华丽让人眼前一亮,内心的丰富才引人心动。

不迷惘于世俗权财,乐于生活的平淡,并有着顽强的坚守毅力,怪不得谁都看不上的小指头会一直钟情于她了。

图片 19

凯特琳·徒利

接下来是珊莎·史塔克。她的服装是《权游》中风格变化最大的,这既与她所处的环境有关,也是她本身的性格有关。

虽然珊莎也有如她父母亲的刚毅与坚强,但在面对危险不公时,并不会像她的妹妹阿莉亚一样,去硬碰硬。而是选择一种隐藏迂回的方式,等待合适时机再主动出击,达到目的,这一点还蛮像小指头的。

珊莎刚出场时,是北境贵族小姐的典型穿着。保暖实用的窄衣窄袖,一些花朵装饰正应对少女该有的爱美之心。

图片 20

傻丫头珊莎

图片 21

花痴珊莎

到君临后,先是自发,后是为情势所逼,穿着上都是在模仿色后。

色后在一二季中常穿淡红、浅绿宽松礼服,珊莎也跟着这样穿。

图片 22

色后着装VS珊莎着装

图片 23

色后着装VS珊莎着装

老国王劳勃死后,色后服装趋向紧身,颜色偏向暗红。珊莎服装也跟着改变。

图片 24

色后着装VS珊莎着装

图片 25

色后着装VS珊莎着装

之后被小指头带离君临,再次出场的Look让人眼前一亮:

一袭天鹅羽毛黑衣,缓步而下,霸气侧漏,似是在宣告命运从此由己主宰。但其实不过是从模仿(讨好)色后,转变为模仿(讨好)小指头而已。谁教这时候小指头掌握着她的命运呢?以至于,他将她送给剥皮家族时,珊莎连说“不”的余地都没有。

图片 26

黑化的珊莎

图片 27

珊莎和小指头的暗黑系情侣装

外国人的婚恋态度好像都不是很严谨,倏忽一下,珊莎就二婚,嫁给了小剥皮(来自小恶魔的关切提醒:上图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

如果小剥皮是个心里正常的普通青年,那么按照珊莎的性格,穿着应该会好看些,以讨好自己的丈夫。但不幸的是,小剥皮是个爱折磨人的变态青年,在他手底下讨活的珊莎,穿的是什么,境遇又是什么,放张图自己体会吧~

图片 28

过得还不如在君临的三傻

真正的反转要从她与席恩的联手逃跑开始,尤其是再遇上雪诺后。

此时的珊莎,再不是当年那个愚蠢的花痴少女了,一身绣着家族纹样的黑色简装,虽然没什么特色,但至少,她穿了自己想穿的衣服。

图片 29

I will always be a Stark

上一篇:《权力的游戏》服装详解(上)

若要驯服乔弗里,就要弄懂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被铁王座有魔法,被它弄伤代表这个人没资格坐这个位置,俘虏看到乔弗里流血,就以此去嘲讽他不是国王,乔弗里万般无奈只能哭着朝瑟曦的怀里扑去。

首先,乔弗里是一个非常乐忠于强调自己身份的人。

巨婴有个特点,就是以自我为中心,

乔弗里登上铁王座时没有实际的王权,北境的狼鱼鹰三家都不受他的控制,南境的提利尔家跟着蓝礼一块造反,东边又有史坦尼斯率领大军攻打君临,只有他的外公泰温公爵支持乔弗里。所以乔弗里基本上就是一个傀儡皇帝。

别人只要冒犯了他,他要么愤怒地惩罚别人,要么就哭着找妈妈。

也正是因为没有王权,他才更渴望得到实际的尊重,他讨厌被瑟曦说教,讨厌小恶魔当众忤逆他,扇他耳光,他希望当得像一个王!

图片 30

除此之外,乔弗里还是一个有着变态癖好的人,他喜欢看人被折磨。

珊莎就是因为在河边冒犯了乔弗里,看到了他可怜兮兮祈求二丫饶他一命的样子。

小玫瑰则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小政客,她一下就弄懂了乔弗里是个怎样的人。

从此,乔弗里就恨三傻,她哥哥罗伯叛乱后,他更恨她了。

从珊莎那儿,小玫瑰得知乔弗里有暴力倾向。

三傻在君临做人质阶段,虽然仍旧是乔弗里名义上的未婚妻,但乔弗里好几次大厅广众侮辱她,反正是逮到机会就要让她好看,这都是因为三傻见了他最落魄的最怂的样子,三傻知道他的本质!

图片 31

三傻好不容易逃出君临,跟着指头叔来到了鹰巢城,又遇到了另一个巨婴。

所以在和小乔弗里相处时,小玫瑰就处处顺着乔弗里。

她的莱纱阿姨虽然嫉妒她,但还是想要让三傻嫁给她的儿子罗宾。

乔弗里喜欢玩十字弓,小玫瑰就向他请教怎么玩。

罗宾虽然看上去七八岁了,但在剧中他还要他妈妈喂奶,莱莎对他也是十分宠爱,不让他受半点委屈。

在心理学上,女性示弱向男性请教问题,而且是在他擅长且喜欢的领域,这会引起男性极大的好感,而小玫瑰显然深谙此理。

图片 32

图片 33

冬天,珊莎因怀念家乡在院子里用雪搭了一座临冬城。

乔弗里的怪癖,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罗宾来了,他刚开始和乔弗里一样,想要待三傻好,他对三傻说:“我是谷地领主,等我长大后,我可以让任何烦我或者烦你的人飞。等我们结婚后,你可以告诉我你不喜欢的人,我们可以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从月门丢下去。”

他喜欢看人受折磨,喜欢那些常人看起来恐怖甚至不正常的事情。

图片 34

对于瑟曦而言,遇到这种情况,作为母亲她的第一反应是教育孩子,暴戾不好。

虽然这话有点乔弗里式的虐待狂倾向,但对三傻而言,这算得上是温馨带着爱意的话了。

但是乔弗里是个巨婴,不能有人忤逆他,教育他该怎么做,所以他不爱搭理他妈。

接着,罗宾就想在三傻搭好的临冬城做一个月门,结果不小心把城堡给弄塌了。

小玫瑰就不同了,她懂得处处顺着乔弗里。

三傻稍微埋怨了他几句,“你把城堡给毁了,我现在得重新盖整座城堡。”

比如乔弗里带着小玫瑰参观皇宫时,就跟她细数一代一代的坦格利安是怎么死的,还问她想不想看看坦格利安埋在哪。

图片 35

图片 36

其实三傻这话没有带着一丝生气和责怪的意思,但罗宾是不能受责备的,在他的世界里,他就是对的,有人认为他不对,他就要惩罚对方。

这个时候瑟曦担心小玫瑰会害怕,就出来打圆场:“你确定玛格丽特小姐不会感到害怕吗?”

这和乔弗里的“I am the king,I will punish you!”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小玫瑰辩解道:

罗宾在气急败坏之下将三傻的整座临冬城都给踢烂了,三傻就扇了罗宾一巴掌,罗宾看着打不过三傻,就哭哭啼啼地找妈妈去了。

图片 37

图片 38

她这样讲,乔弗里内心的感受一定是这样的:“深得我心!”

权游中的两个巨婴其实都挺惨的,事实上是他们的母亲害了他们,让他们对这个世界拥有极差的认知,以为所有人都该围着他们转,凡是有人冒犯他,就“I
will punish you!”

除了迎合乔弗里的暴戾癖好,小玫瑰还有一项绝活,就是能抓住乔弗里内心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可是,要冒犯你太容易了啊!若没有这个身份在,你啥都不是,而在权游中,即便你有身份,若难以控制,也啥都不是。

乔弗里想要尊重,想要一个王应有的样子。

巨婴,很难在权游中活下来。

所以玛格丽特和乔弗里在剧中第一次见面,小玫瑰就施展了其拍马屁的功夫:

图片 39

图片 40

好了,今天的重温权游系列到这里就结束了,各位小伙伴,对于《权力的游戏》中的巨婴,你们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你可能会说这是场面话,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这种体面的场面话,就像是一颗种子,日后小玫瑰不断地精心呵护它,它终究会茁壮成长。

小玫瑰到君临之后,就开始笼络人心,她对那些脏兮兮的穷人也十分有礼貌,她甚至不顾地上的脏水前去孤儿院看望在黑水河之战失去双亲的孤儿。

小玫瑰获得民心后,就带着乔弗里走向人民,两人手牵手,一块听人民喊“乔弗里万岁!”

图片 41

受人民仰仗的这种奇妙感觉,是乔弗里从未感受过的。

我们可以从乔弗里看玛格丽特的星星眼得知,他对眼前这个女人是有多欣赏。

图片 42

乔弗里是个巨婴,玛格丽特就顺着巨婴的思路去驯化他。

反观乔大帝的母亲和舅舅,一个只知道教育他,另一个只知道骂他、扇他耳光,他们从未真正懂得乔弗里到底想要什么。

而小玫瑰懂,她把那样东西十分直接地递给了他!

好了,今天的重温权游系列到这里就结束了,各位小伙伴,对于小玫瑰这个人物,你们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在评论区留言讨论。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