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



偶像从狭义上认为,是以青少年为主受众的从事演艺活动的人群,但在广义的范围内,是所有青少年崇拜的人物。因为偶像具有圈粉的能力和魅力,符合偶像标准的艺人存在一定的特殊性,活动频率相对较高、曝光度高、话题性强
,粉丝群体具有超高的忠实度和极强的消费能力以及迅速聚拢的粉圈凝聚力,故一般情况下偶像相比演员及其他艺人的粉丝数量居多,自偶像元年以来,随着粉丝的不断积累,偶像的身价水涨船高,因为不少平台及品牌方发现了“流量”的重要性。粉丝基本上与流量挂钩,粉丝的数量加质量基本上可以判断一位偶像是否有流量,粉丝基数决定粉丝基础,粉丝粘性决定粉丝活跃度。流量越大能给品牌或平台带来的引流效果就越好,结果很显然,三方相辅相成,以生态链的形式存在于整个市场并不断推动着偶像事业的发展。

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

图片 1

图片 2

去年风风火火的几档偶像选秀综艺将2018年变成了中国偶像元年,一个新起点。见识到了粉丝经济的巨大力量后,网络偶像选秀综艺如火如荼。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原标题:网友侵害明星名誉权 青少年占7成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当然不是所有的艺人都是从刚出道开始就能一下子拥有流量的,他们需要一个平台,一个出口展示自身的魅力,吸引到更多粉丝。平台作为内容输出方,重金打造的多档节目是再适合不过的这个契机。从《偶像练习生》的试水开始,一批又一批的优质偶像被推到观众面前,综艺节目的观众转化为偶像的粉丝,节目的口碑和声量也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盛况,再到《青春有你》以及目前正在热播的《创造营2019》饭圈文化也在不断成熟,每个选手的粉丝都会自主成群,代表偶像发声,为偶像应援,各家都有自己完善的管理及运营机制,甚至不少粉丝群体拥有着不亚于创业团队的热情和能力。

去年这时候《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的第一季),正在播出,从开始播出到4月6号总决赛的9位成员集结出道,强势霸占了网络热搜长达3个多月。

自1月1日至11月30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受理网络名誉权侵权纠纷1075件。以青少年为涉嫌侵权主体的网络名誉权侵权行为,集中出现于从事演艺工作的公众人物名誉权侵权案件中,体现出近年兴起的粉丝文化的突出特点,此类案件共计125件。青少年实施的网络侵害名誉权行为,56%发生在微博、微信、豆瓣等社交平台上。

图片 3

图片 4

在娱乐文化业发展、“粉丝文化”兴起的背景下,青少年实施侵害名誉权行为的纠纷较为多发,网络言论失范问题亟待规范。12月19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发布《“粉丝文化”与青少年网络言论失范问题研究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年受理的1075件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中,以青少年为被告、侵权行为集中涉及演艺工作者名誉权的案件共125件,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同时,包括演员、歌手在内的34名演艺工作者在北京互联网法院起诉维护名誉权。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但是粉圈文化发展至今,我们也不难发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少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其中的根源不外乎粉丝群体是由网络上聚集起来的粉丝组成的,年龄层面基本在12岁到38岁之间,学生党及上班族偏多,同时大家致力于追求言论自由,部分粉丝对自己的行为是否不当缺乏认知以及部分粉丝缺乏主见习惯性人云亦云造成的。网络流行语逐渐被饭圈文化玩坏,从zqsg、nsdd演变为nmsl,粉丝追星好像就有了天然的权利为偶像去辱骂,不管是制作方平台、艺人经纪公司、艺人本人还是艺人的粉丝群体都可以被花式谩骂。镜头没有我们骂,公司不作为骂,粉丝犯错我们骂。但是最终在网络大环境中发酵背锅的多是艺人,套用饭圈经典语录:粉丝行为,偶像买单。可是偶像真的应该为自己毫不知情的事情来买单吗?这类事件对艺人的伤害又有多少呢?艺人受到的伤害谁来负责呢?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中期《创造101》延续了这个热度,后期这些新晋男女偶像们持续被热议,这些都让“偶像”即“爱豆”以及“流量”“粉丝经济”“饭圈文化”被无限放大,也被众人熟知。

28.02%网络侵权为名誉权纠纷

图片 5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事实上,如今的网络偶像选秀综艺也是架构在其他选秀类节目基础之上。早年的《加油好男儿》《超级女声》等都为如今的偶练、101们提供了话题运用、剪辑思路以及人设故事参考。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从北京互联网法院审判实践来看,自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11月30日,该院共收案41948件,结案33521件。受理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3836件;其中,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1075件,占比28.02%。经调研发现,以青少年为涉嫌侵权主体的网络侵害名誉权行为,集中出现于从事演艺工作者名誉权侵权案件中,同时体现出近年兴起的粉丝文化的突出特点,此类案件共125件,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

深入粉圈了解到这类事件不在少数,比如去年粉丝集资跑路事件刚刚平息,这次创二各家骗票事件又东窗事发。归根到底为何今年各家粉丝群体频频出事,赛制如此紧张,各家竞争激烈,但是粉丝基础并没有达到相应的匹配值,经验也较成熟的韩圈粉丝有些距离,还有粉丝可能并不完全真情实感,出钱出力的时候查无此人,需要键盘侠的时候挺身而出,当然我们不能以偏概全否认全部粉丝的热情和努力还有辛勤的付出,只是客观分析部分粉丝存在的问题。最终受到伤害最大的,还是偶像本人,却无力回天。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粉丝和偶像的关系即是如此,希望事件风波早日平息,偶像继续为我们带来更多优质的作品,粉丝可以理智追星,形成饭圈的良好氛围。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这些出道之前就已经逐渐成型的偶像IP们,吸引着追星女孩们为这类“精神产品”付出大量金钱和时间,播出平台和合作品牌方由此双双获利。

占全部网络侵害名誉权纠纷的11.63%,饭圈文化与粉丝经济。上述纠纷中,作为被告的青少年大部分为在校大学生,少部分自述无业或自述不方便透露职业;年龄在30岁及以下的占比70%,其中年龄最小的为19岁。

图片 6

34名艺人诉网友侵犯名誉权

(偶像练习生宣传海报)

原告共涉及34名演艺工作者,包括17名男性和17名女性;原告年龄最小为20岁,最大为50岁,平均年龄为32.91岁;其中,30岁及以下的有15人,31岁至40岁的有12人,41岁及以上的有7人。原告职业多为演员、歌手,其中入选2019年度福布斯中国名人榜前20位的有8人,21至50位的有7人,51至100位的有5人。受到广泛关注的原因包括出演热播电视剧、网剧等影视作品及参与选秀综艺节目等。

图片 7

涉诉侵权行为内容包括使用侮辱性语言、捏造事实等,使用“饭圈”特有语言成为显著特征。所谓“饭圈”,是指粉丝对自己所属追星群体的统称。在这其中,涉嫌捏造事实的案件有105件,涉嫌使用侮辱性语言的有29件。涉诉侵权行为相对集中于社交平台,包括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平台及豆瓣等。

(创造101宣传海报)粉丝经济产生的追星顺序

焦点 1

在选秀综艺的激化下,饭圈文化和粉丝经济一下子成为热搜榜上常客,众人口中的热门话题。从蔡徐坤的ikun、陈立农的农糖到一夜顶流的山争哥哥、沈腾叔叔,饭圈外的大众们也参与到饭圈内的讨论中。

被告怀“粉丝心态”贬低其他艺人

今年正在播出的《青春有你》(《偶像练习生》的第二季)和《以团之名》两档节目,或多或少都有路人群众们掺杂其中,促成了一个新的饭圈、追星团体。节目未播出前,围绕一张官宣照片物料,在极短时间内,就有粉丝为其成立站子后援团体。

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介绍说,该院审理的青少年实施的网络侵害名誉权行为,56%发生在微博、微信、豆瓣等社交平台上。这些社交平台用户量大、活跃度高,聚集了明星、娱乐自媒体、粉丝大V等具有较大影响的用户,舆论事件易受关注,易引发群体性侵权事件。

原本应该在其有舞台展现后才能形成的粉丝群体,在开播之前就提前出现,并且非常之专业成体系,图博、后援会、粉头、数据组、反黑组,一应俱全。提前出现的粉丝组织,也难免让人产生疑问这番提速成型,在真情实感的追星外,是否也有不少功利的成分。

在一起侵权案中,被告是具有数十万关注者且经认证的娱乐综艺视频自媒体账号,其发布对某一艺人的侮辱性言论后,关注者纷纷阅读、评论并转发,传播范围迅速扩大。也有被告集合多人发布侵权信息后再次发布原创,或在转发评论时增加侵权言论,或采用截图等手段跨平台传播等,使得原发侵权言论多次扩散,也增加了侵权言论的首发者与转发者的查明难度。

图片 8

法院发现,在发布侵权言论时,青少年大多抱有“粉丝心态”,被起诉的青少年通常会在答辩或庭审中主动承认,其为特定艺人粉丝,通常的侵权表现为:对贬低自己偶像的言论予以回击;主动贬低其他艺人,为自己喜爱的艺人争取影响力;单纯因厌恶与其偶像进行合作的其他艺人而发起言论攻击等。

(青春有你练习生李汶瀚)

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两名艺人同属于某组合,粉丝群体之间互相攻击的行为不断发生,导致多起相互关联的诉讼。

图片 9

此外,法院通过对涉诉青少年的抗辩理由进一步分析,发现涉诉青少年往往法律意识较为淡薄,且大多存在侥幸心理。一是认为网上侵权难被追究。即在虚拟的互联网空间中,即便自己言论不当,但只要躲在海量信息背后,就很难被察觉和追究责任。二是主张“饭圈”文化已形成共识,应放宽法律评价标准。部分青少年强调“饭圈”言论的特殊性,认为艺人是公众人物,应对“饭圈”的贬损性评价高度容忍,不应在法律上过多苛责。三是主张“转发无责”及“法不责众”。

(青春有你练习生李汶瀚粉丝团

焦点 2

在这样的情形下,提前pick选手练习生被当做了一场赌注:大家来下注押宝来造就偶像,并且能从中谋取利益。这种倍速追星的新模式中,粉丝是在为可能会C位出道的偶像IP买单,这让更多人意识到粉丝经济的巨大市场。粉丝的灰色地带——自制周边PB

侵权行为受追捧部分粉丝价值观存隐忧

前面说到,粉丝提前pick选手练习生,急速粉上一个新人,其中站姐、粉头不可不被提及。

对于类似案件,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指出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在审理案件过程中,通过追踪网民反应发现,这些案件从立案、开庭到宣判三个环节都会受到双方粉丝的高度关注。需要注意的是,即便有的被告涉案言论极不文明,但在法院立案后仍受到同属性粉丝的“声援”和“追捧”,不仅体现在大量支持或鼓励被告的评论上,甚至出现被告微博粉丝在诉讼期间成倍增长的态势。

饭圈之所以称为饭圈,是因为粉丝自己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群体,粉头、大粉、站姐拥有更高的话语权,类似于粉丝中的KOL。粉头、大粉们带头刷数据、控评、反黑,做公益,发布爱豆同款时尚穿搭等,分工职能明确。而站姐则着重在跟行程活动,发布高清图片视频获取粉丝的信任和关注,类似饭圈中的艺人宣传担当。

部分案件的庭审视频在庭审结束一段时间后引发上亿的话题量,再次引发公众关注。有的被告在案件宣判后,继续发表不恰当言论,持续受到众多追捧,反映出部分粉丝将个人好恶凌驾于事实和法律之上的畸形心态。更有甚者,在诉讼期间发起“打赏”活动,组织同属性粉丝为其筹款。

这其中不免有打着爱的旗号,实则是累积到一定数量粉丝后贩卖自制周边,例如PB、台历等谋取利益的人存在。PB也就是photobook的简写,站姐会把拍到的或者靠“代拍”买到的未公开高清图片集结成册贩售,价格从几十到几百不等。一度成为热搜,靠贩卖PB喜提海景房的肆月山河,就是某知名站姐。

北京互联网法院的法官指出,在该院的部分案件中,青少年在其偶像走红的过程中存在替代性满足的代入心理,将偶像的成功视为自身的成功,故不遗余力帮助偶像制造话题,引发关注,不理智追星,甚至个别粉丝行为方式畸形极端:采取制作明星遗像、“炒黑料”等行为为其喜欢的艺人进行炒作;“私生饭”问题突出,将艺人偶像视为生活全部,不惜一切代价获取偶像行踪、窥探艺人生活,不惜危害公共安全、侵犯个人隐私;将大部分学习生活经费投入到购买宣传广告位、应援产品等活动中,追星方式求新、求异、求奢趋势非常明显。

PB这种形式实则是从韩国饭圈过来,在韩饭圈子中早有先例。但这种形式涉及到爱豆的肖像权问题,也涉及到站姐盈利后这笔钱的去路问题,所以无疑这是一个暧昧的灰色地带。

此外,法官也发现,个别艺人或其团队不排除有过度包装“人设”、故意炒作话题等行为,一定程度上缺乏作为社会公众人物的思想自觉和行为自觉,缺乏对青少年价值观的正向引领。

图片 10

(肆月山河在某平台上贩售的PB页面)

图片 11

粉丝经济商业化

近几年,大量粉丝相关的关键词频上热搜,蔡徐坤的饭圈约束指南,邓伦粉丝应援事件,即刻电音中大张伟粉丝和张艺兴粉丝互撕,朱一龙粉丝手撕写手金刚圈等。粉丝圈的行为在如今互联网推动下,早已经超越明星艺人本人的关注度,受到众人关注和监督。饭圈文化、粉丝经济逐渐走向可复制可催化的商业化模式。

《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在节目总决选后,品牌方们看到了花钱投票制度下,选手练习生们的商业价值,纷纷推出了众多“解锁应援”的任务,为了让自己的偶像们有排面,粉丝们也心甘情愿掏钱“做数据”买商品。早前,某品牌的应援任务中,邓伦粉丝甚至因为没有解锁应援而上过热搜。

饭圈文化催生的粉丝经济,在社会化网络环境下的可行性和营销策略还值得探讨,如何把握住粉丝消费心理和消费行为,如何平衡好饭圈粉丝和明星艺人之间的关系都是偶像新起点、偶像元年后更值得被探讨的课题。

版权|图片来自网络

如违规请联系删除

谢谢!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