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关于电视剧《天道》人物分析,用丁元英的方式来审讯王明阳



关于电视剧《天道》人物分析,具有神性的人物,我以为只有三个半。

天道第八集,芮小丹用三天时间补充,

最近看了一部以前的电视剧《天道》,和现在充斥屏幕的修仙、鬼神、恋爱等电视剧相比,真是一股清流。

一个是丁元英,一个是芮小丹,还有一个就是五台山的主持。那半个就是今天要说的王明阳。

用丁元英的方式来审讯王明阳。

收集了一些我喜欢的台词与对话,如下。最近剧荒的朋友可以找出来看看这部遗珠之作。

为什么我把王明阳分在神性中,就是因为他和芮小丹审判的那个章节。

王明阳与芮小丹的对话内容值得回味。

**1、花天酒地并不违法,只是一种带符号的生活方式。
**

那个章节应该是众多“天道迷”最不好理解的桥段之一,当然五台山上的那个桥段也难以理解。

或者应该说,王明阳与丁元英的对话。

2、我们这个民族总是以有文化自居,却忘了问一句,是有什么文化,是真理真相的文化,还是弱势文化,是符合事物规律的文化还是违背事物规律的文化,归根到底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不以人得意志为转移。

从名字上看,王明阳显然有着“心学”大师王阳明的影子。


3、中国得传统文化是皇恩浩荡的文化,他得实用是以皇天在上为先决条件,中国为什么穷,穷就穷在幼稚的思维,穷在期望救主,期望救恩的文化上,这是一个渗透到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判断体系。太可怕了!

我试着从另一个角度解析这个人物,希望我能说清楚。首先,他是一个强盗。

图片 1

4、我还没有装腔作势到可以无视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你看到得东西不一定是个东西,天知,地知,不会有结果。

这个强盗在他自己看来,是生存的艺术。冒险、刺激、破格获取。其中难以理解的是“破格获取”,格可以理解为准则、规则、格调。就像是池塘里的鱼,格子太多鱼大不了,而破格获取就是打破规则,获取不该获得的东西。综上就是他所生存的艺术。


5、女人是形式逻辑的典范,是辩证逻辑的障碍,我无意摧残女人,也不想被女人摧残。

我想起了这段时间流行的那个段子:最赚钱的事都写在刑法里了。。

我说不说都是杀头,

6、红颜知己自古有之,这还得看男人是不是一杯好酒,自古又有几个男人能把自己酿到淡而又淡得名贵,这不是为之而可为得事,能混就混吧。

虽然是一句玩笑话,但是放在这里,恰恰应景。

杀一次头与杀十次头没有分别。

7、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弱势文化就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破格获取的文化,也是期望救主的文化。强势文化在武学上被称为秘笈,而弱势文化由于易学、易懂、易用、成了流行品种。**

王明阳打破了格子,获取了暴利。

但是,

8、文明对于不能以人字界定的人无能为力。

图片 2

我能从你们的无奈中获得不出卖他人的道义感,

9、股票的暴利并不产生上产经营,而是产生于股票市场本身的投机性。他的运作动力是把你口袋里的钱装到我的口袋里去,他的规律是,把大多数的肉填到极少数狼的嘴里。私募基金是从狼嘴里夹肉。这就要求你得比狼更黑更狠,但是心理成本也更高,而且又多了一重股市之外的风险。所以,得适可而止。

冷血诸葛—-王明阳

如此而已。

10、圣经的理由是,因信着得救了,上天堂,因不信有罪了,下地狱。用这种哄孩子,吓孩子的方法让人去信,虽有利于基督教的实践却也恰恰迎合了人的怕死的一面。贪婪的一面,这样的因果关系已经不给人以自觉自行的机会,人连追求高尚的机会斗没了,又何以高尚呢。**

但是,他从来没想过“文化属性”的问题,就如丁元英所说,强盗文化的本质是弱者的文化。


11、这世上原来就没有什么神话。所谓的神话,不过是常人的思维所不易理解的平常事。

是不能在同一规则下竞争取胜的弱者文化。

背叛与道义是永恒的话题,

12、无论做什么,市场不是一块无限大的蛋糕。神话的实质就是强制力作用下的杀富济贫,这就可能产生两个问题一是杀富是不是破坏性开采市场资源,二是让井底的人扒着井沿看了一眼再掉下去是不是让他患上精神绝症。

所以,王明阳不是强者,这是从文化属性上判断的。

背叛是什么?罔顾兄弟之情。

13、这就是圆融世故,不显山不露水,各得其所。可品行这个东西今天缺个角,明天裂个缝,也就离坍陷不远了。

丁元英说到的另一句话是芮小丹套路也好,辩论也罢的核心,那就是帮王明阳画一个句号。

道义又是什么?两肋插刀?

以下,我试着用马斯洛的需求理论来剖析这场审判。


【对话】:

韩楚风:(点烟)今天就三桩事,不兜圈子。

丁元英:那件事,不是我能多嘴的。

韩楚风:恕你无罪。

丁元英:一个恕字,我已经有罪了。

韩楚风:元英,这几年你变了不少,越来越低调寡言了,你那股拔刀见血的劲儿哪儿去了?(摆酒,举杯)这第一桩事,私募基金这一把,就让我净赚94万欧元,用眼下的话说叫脱贫了。道谢的话我就不说了,一个字――干!(碰杯)喝白酒就得喝高度的,喝哪儿到哪儿。吃菜,吃菜,这是正宗的谭家菜。(推杯换盏)这第二术桩事,还是那件事,正天的情况我没少跟你念叨,这争与不争,你不说话已经是表态了。我只是想知道,这个不争的所以然。你要是不说,那可就真是有罪了。

丁元英:这件事情是退后一步,让出一条道儿,让两个副总先过去,胜算可能会大一些,但也有失算的可能。只是事关重大,我担不起这个闪失。

韩楚风:我尚没拿定,何谈放下?

丁元英:你办事,老总裁放心,但董事局不一定放心,董事局不关心老总裁的遗嘱,而是利润。这里还有一个资历问题,对于你来说,也是一个潜在的障碍。退一步,让两个副总之间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让他们内耗,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企业必然会蒙受损失。这就是此消彼长,有个比较。当董事会看出谁是争权的,谁是干事的,自然就众望所归了,这个时候你才有可能建立真正的权威。否则,你一登上拳台,就会促使他们结成联盟,你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韩楚风:他们要是不内耗呢?

丁元英:这是文化属性,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

韩楚风:打个赌吧,将来也算是一个段子。我赌我那辆宝马,打上七折,作价70万,你看如何?

丁元英:随你呀,要打赌我就一赔五。

韩楚风:你就那么有把握?

丁元英:不是有把握,是胜算多些,公道。

韩楚风:总裁年薪50多万,我就是做了总裁也未必能做五年。你一赔五,我赢了是赢,输了也是赢。这还说什么呀?来,连干三杯。(酒过三循)

丁元英:我对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总有一种自卑感,老觉着格格不入,就想找个地方一个人呆着。没有主义,没有观念冲突,谁也别妨碍谁。以前做不到,现在有了两个钱,有可能了。

《天道》第七集里的经典对白

面馆

芮小丹:你整天关在屋子里受得了吗?就什么都不干吗?

丁元英:上网学习,什么都看看。

芮小丹:研究什么?

丁元英:研究谈不上,关注而已,对文化属性感兴趣。

芮小丹:文化属性?没听说过这个词。这个很重要吗?

丁元英:透视社会依次有三个层面:技术、制度、文化。小到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都是那种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规律,也可以理解为“天道”,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芮小丹:什么是强势文化?什么是弱势文化?

丁元英:强势文化在武学里称之为秘笈,弱势文化因为易学、易懂、易用,就成了流行品种。

芮小丹:还是有学问的人会骂人,真尖刻。从字面上能理解一点,但知道又如何,又有什么用呢?

丁元英:无所用,无所不用。

芮小丹:无所用,活个明白也行。无所不用呢?举个例子。

丁元英:比如说,文化产业。文学影视是扒拉灵魂的艺术。如果文学影视的创作能够破解更高思维空间的文化密码,那它的功效就在于启迪人的觉悟,震撼人的灵魂,这就是众生所需。就是功德、名利、市场。精神拯救的是暴利,和毒品麻醉的暴利完全等值。它没有像贩毒那样需要耍花招,没有心理成本,也没有法律风险。

芮小丹:那个我没看出来,倒是看你越来越像个精装歹徒。比如一个心理素质非常稳定的死囚,如果知道了他头脑里的主现在需要他开口的话,有可能吗?

丁元英:从理论上讲只要判断正确就有可能,但我们通常在判断实践上会出现错误。所以这个可能的概率,取决于错误的大小。

芮小丹:今天差点打死我的那个人,已经够判十次死刑了。常规的审讯已经根本不起作用,我能让他开口吗?

丁元英:这个人需要一个句号,你可以帮他画上一个。

芮小丹:句号是什么?

丁元英:灵魂归宿感。这是人性本能的需要,是人性。你可以帮他找一块干净的地方,归宿灵魂。他不需要忏悔,他只需要一个可以忏悔的理由。

芮小丹:如果他不需要呢?

丁元英:文明对于一个不能以人字来界定的人无能为力。

芮小丹:有道理。那我具体该怎么做呢?

丁元英:你至少需要有几天的准备时间。

芮小丹:好,我正好请了三天假,至少值得试试,但愿别出丑,死马当活马医。再糟,死马还能再死一回吗?(挟菜)你不是说你不愿意被女人摧残吗?怎么改变主意了?

丁元英:有招有术的感情,招术里面是什么不去论它了。没招没术的感情,剩下的该是什么?

芮小丹:是什么?

丁元英:就该是造物主给的那颗心了。

芮小丹:这个我收受不起。如果你只是条狼狗,我已经是贪心的女人了。

旁白(芮小丹):望着丁元英,我不禁问,他是个什么人呢?让我忍不住去疼他。26年积蓄的能量在这一刻为他化作千万柔情。我知道他要走,所以我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在丁元英提示芮小丹后,芮小丹提审王明阳段对白。

芮:王明阳,给了你三天的时间考虑,想好了没有?你我枪口对着对方脑袋的时候你都没有害怕,怎么现在害怕了呢?

王:更正一下,不是害怕,是说了多余。

芮:何谓多余?能解释一下吗?

王:我说不说都是杀头,杀一次头与杀十次头没有分别,但是我能从你们的无奈中获得不出卖别人的道义感,如此而已。

芮:说得好,这说明你还有自我认同得需要,这是人格的特征,如果你连这个起码的需要都没有,我就有理由对你作为人的属性提出质疑。

王:激将法,不算高明。

芮:我也更正一下,不是激将法,是说你还值得对话。杀一次头和杀十次头的确没有分别,但同理,法律的操作对一次以上的死刑忽略不计,我们也并非必须要听你说什么,所以,决定你那点满足和失落的权力不在你手里。我不否认你的口供对本案有参考价值,对量刑和侦破已经没有质的意义。

王:那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芮:我坐在这里是法律和人道对我工作的要求,一是量化极限,二是给你的灵魂找块净土,让你的精神站着。

王:女士说话不要太狂了,执法是你的职业,你尽可以执法取谋生,但是与我王明阳谈经论道,你还不够资格,别拿你的职业去拔高你的个人规格让人轻看。

芮:这里不是擂台,你我既不是斗智也不是比学问。而是讲理。

王:讲谁的理?

芮:讲你的理,讲你的强盗逻辑如何?

王:强盗逻辑,直接获取,冒险、刺激。

芮:这样讲,你似乎还算一条好汉。但是我以为,强盗的本质是破格获取,破格获取和直接获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你们没有自信和强者在同一规则下公平竞争,这只能说明你是弱者,因为弱势文化追求的最高价值就是破格获取,所以强盗的逻辑从本质上讲是最懦弱的生存哲学,所以你不算好汉。

王:同意你的观点。那你给我的那块儿净土在哪儿?请你拿出来让我看看,拯救灵魂是圣经的买卖,但是圣经不能让我臣服,你是否想让我觉得你比圣经还神圣?

芮:我是微不足道的,但你既然讲到了圣经,那我们就从圣经谈起。至少你的态度告诉我,你还没有读懂圣经,所以你还没有权力去评价圣经。

王:圣经的理由是因信者得救了上天堂,因不信有罪下地狱。用这种哄孩子吓孩子的方式让人去信,虽有利于基督教的实践,却恰恰迎合了人怕死的一面、贪婪的一面。这种因果关系已经不给人以自觉自醒的机会,人连追求高尚的机会都没有又何以谈高尚呢?

芮:的确如你所说,如果神计划着管理人类历史的发展,那么饥饿、灾难、罪恶也该是神计划之中的事,所以人就有理由怀疑,神是要拯救人还是要折腾人,如果神也是左手施舍的时候不让右手知道,那么全能的主就不需要这个永远的计划了,只需要以他的全能改变人性的恶性,注入人性的善性,人类就得救了,但是神没有这样做,神不想做无名救主,身需要报恩。

王:神是什么?神是根据人的需要造出来的。

芮:这就是圣经神学理论上存在的问题,神性要附加上人性的期望值,神性就打了折扣,然而神性失去了人性的期望值,那么人还需要神吗?

……………..(旁白:他们的对话进行了8个小时。)

芮:非读懂的人不能理解,但圣经告诉世人了,要进窄门。

王:什么是窄门?

芮:不因上天堂与下地狱的因果关系而具有极高的人生境界就是窄门,窄门就是基督道德的最高价值。进了窄门神立刻就会告诉你:我是不存在的,神就是你自己。但是,证到如此也不究竟,神是什么?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王:自愧不如。

芮:路加福音里说:主啊,原谅他们,他们做什么他们不知道。但此时此刻有一些你是知道的。你的生命需要一个让你的人性本能可以接受的句号。

王: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以生命恕罪了?

芮:对一次以上的死刑,你拿什么恕罪?对已经死去的亡魂和承受痛苦的生者,你拿什么恕罪?对于污染社会和败坏道德,你拿什么恕罪?

王:我讲了就会连带出卖别人,这是一个心理问题。我的灵魂得到抚慰的本身就是我从出卖中得到的好处,我会看不起自己。

芮:出卖和背叛是两个概念,如果你背叛邪恶,上帝都会加冕这种背叛,如果你的老大对一个将死之人清洗一下灵魂都不能理解,那这种老大不评价也罢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一个是无视江湖义气,一个是无视人性的尊严,你自己权衡。拿根稻草当柱子去支持灵魂,至少让我觉得对你的学识和你的智商不够尊重。还人性一个清白,还社会一个公理,你的灵魂就得救了。

王:将死之人,得救了又有什么意义?

芮:一小时、一分钟都有意义,哪怕只有一分钟,人字就有了尊严,上苍会赐你带着一颗纯净的心走进你灵魂的天国。

王:如果我无视这些就是不说呢?

芮:我除了鄙视和震惊不会再有第三种反应,人的法则是:一颗阴暗的心永远托不起一张灿烂的脸。

王:天国在哪里?

芮:天国在你心里。

王:感谢上帝让你打我的那一枪是个臭弹,也谢谢你给了我一块净土。

芮:想抽烟吗?我听说你抽三五。

王:我有自知之明,算了。

……………(小丹帮王明阳点烟)

谢谢。

芮:不谢,这只是我对忏悔的人表达一种态度。

图片 3

很好,这说明你还有自我认同的需要,

马斯洛的需求理论

这是人性的特征。

对一个判处死刑不止一次的人来说,普通的审判已经毫无意义。因为他已经在生存、物质领域生无可恋。虽然马斯洛认为,人应该在满足物质需求之后是精神需求,精神需求之后是灵魂需求。但是在本案中,王明阳的核心在于,对物质的合理化解释、精神层次(自诩芮女士不配坐而论道),都已经到了一个自我恒定的圆。


这两个圆,支撑着他在犯罪的生涯中,毫无顾虑,我行我素。但在丁元英的指导下,芮小丹对其之前的两个“圆”做出了否定的评论。物质层次

人是群体动物,非人属性的人是孤狼。

强盗文化的本质是弱者文化。因为不能在相同规则下和强者竞争,所以才会打破格子。这就是破格获取的本质,这就否定了王明阳物质层次需求的合理性。精神层次

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的人。

王明阳说,我以死赎罪。一个赎字就抵消了之前的罪孽,但是芮小丹告诉他,对于一个不止一次死刑的犯罪分子来说,给生人带来的痛苦、罪孽不仅仅是对生命的终结就可以抵消的。

自我认知和自我认同已经不存在。

以上两者是这次审判的餐前甜点,真正的重头戏在于,关于灵魂的讨论。

那不是神,是鬼是幽灵更是游魂。

这个话题是从讨论基督开始的。


图片 4

如果你连这个起码的需要都没有,

背后的智慧之光

我就有理由对你作为人的属性提出质疑。

对于王明阳来说,基督仅仅是一个一手大棒、一手天堂的功利主义。迎合了人们怕死的心理,这是他看待基督的本质。


在芮小丹来说,信者上天堂、不信者下地狱恰恰彰显了基督教的社会职能。人心从善,也就是后来五台山悟道的“慈悲”,这是一个道理。也可以理解为功利性的,但是其本质不仅仅是为传教所设。真正的本质是劝慰,是教化。

质疑了又如何?

基督教的讨论到此是一中东西的两种表述,王明阳理解的是功利性的传播、芮小丹的理解是社会职能和智慧层次。不能说谁对谁错。

否决自己的人就懦弱了吗?

图片 5

顶多就是顶着人的称呼做些非人所为之的事情。

基督教的窄门


真正拉开差距的是“窄门”,也是除了功利和劝世之外的另一个层次的解读。那就是境界。

我不否认你的口供

所谓“窄门”就是指不因为“信者天堂、不信者地域”这样的因果关系而得以进入的层次。

对本案的侦破有参考价值,

基督教认为,这样的层次,需要大量的学习成本和经验、经历的积累。所以基督要借助“信者天堂,不信者地狱”这样的方式以节省时间。

对量刑和侦破已经没有质的意义。

但是只要你能进的“窄门”,神马上会告诉你,神就是你,你就是神。

那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这有点像“人是未来佛,佛是过去人”。

我坐在这里,是法律和人道对我的工作要求,

王明阳显然没想到这一层。但是他依然笃定,如果为了灵魂的安生而选择供出老大,是一种背叛。

一是量化极限,

但是芮小丹的比喻非常恰当:一边是江湖道义,一边是生而为人的高贵。如果背叛的是邪恶,那么上帝都会加冕这种背叛。

二是给你的灵魂找一块净土,让你的精神站着。

王明阳说,马上就要死了,说这些还有意义么?


芮小丹说,哪怕是一秒钟,都是有意义的,因为你说了,你就得到了神的宽恕,为自己生而为人的灵魂找到了一处安住。

只要是灵魂都会向往一块净土,

这个背后的逻辑是,首先王明阳还是人,是人就需要文明的界定。

精神需要站着,这比站着死要高百倍千倍。

在谈话开始,王阳明的自我肯定表明,他的“人”属性不变。


所以,王明阳不需要忏悔,而需要的是一个忏悔的理由,那就是灵魂的栖息地。

讲强盗的逻辑,如何?

这就是我对王明阳的分析,如果“道友”们还有更好的分析,洗耳恭听,望留言指正。

强盗的逻辑,直接获取,冒险,刺激。

这样讲,似乎你还算一条好汉。

但我以为,强盗的本质是破格获取,

破格获取与直接获取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获取的途径对于任何人都有自我理解的正名。

直接获取是表面,破格获取是内在。


你们没有自信与强者在同一个规则下公平竞争,

这只能说明你是弱者,

因为弱势文化所追求的最高价值就是破格获取。


弱势文化是群体赋予个人的文化属性,

是无选择余地,是注定的。

弱势文化追求的无非是依赖强者的道德期望

破格获取的文化,也就是违反事物规律的文化。


所以,强盗的逻辑从本质上讲是最懦弱的生存哲学。

所以,你不算好汉。


懦弱来源于依赖强者生存,

弱者依附强者的生存哲学。


原文点击这里

狼眼怪谈,本期结束。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