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父亲让小宝再次盗窃时,4个孩子在家中服农药死亡



家庭成长的教育片,一位孩子一直爱着父亲,父亲却一次次背叛他

图片 1

除夕夜,云南省镇雄县盐溪村17岁的留守少年小宝留下遗书自杀。他用死亡来抗争父亲的冷漠和暴力。“这些年里,没有一天是父母在照顾他”;暴力表现在,“父亲总是把气撒在他身上”,小宝也知道父亲在外面打拼辛苦不容易,但“不要把脾气撒在自己儿女身上,他们是无辜的,上帝把他们送你们身边是希望他们得到爱,而不是父母的怒火”,小宝在遗书里这样控诉。

大家好,我是小美。今天和大家分享一部电影《父子》

1.

图片 2

影片开始,我们的男主小宝正做着和父亲一起的美梦,醒来时却是一场痛苦,现实中小宝家庭混乱不堪,母亲一次次离家出走又给人赶来回来,父亲也是个不负责任的人,小宝却渴望的一个完整的家,在母亲一场离开后,小宝找到父亲,希望他可以把妈妈找回了,父亲却没能如他的愿,他只好去找母亲,母亲却已经有了一个新家,而却有了新的宝宝,阿宝知道自己给母亲抛弃了,父亲成为了自己唯一的亲人。

半夜,阿宝想做爱。

留守儿童的非正常原因死亡事件,这些年来时有发生,而且都较极端,甚至迅速演变成影响极大的社会事件。比如2015年6月9日,在贵州毕节市田坎乡,4个孩子在家中服农药死亡。比如2012年,当地还曾发生5名流浪儿童在垃圾箱内死亡的事件,这些事件戗通了社会的神经,也敲响了对留守儿童教育的警钟……

图片 3

她的手在四毛身上来回摩挲,对方没反应。她索性把一条腿搭在了四毛身上,同时手上下游走的力度也加大了。

图片 4

四毛的喉咙滑动了一下,翻了个身背对她:“明天还得搬家呢,都是体力活,别闹了。”

除了非正常原因死亡,留守儿童还成了犯罪概率较高的一个人群。农村校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留守儿童中既有施暴者也有受害者。2015年7月,就读于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曙光中学的留守儿童郑某被同校13名学生围殴,后因伤势过重死亡。

一次阿宝无意中在同学家,偷了一块手表回家,父亲没有尽到责任,给孩子应有的教育,反而自己拿了起来,用来抵押房租。小宝是个单纯的孩子,他只想要一个和睦的家庭,爱自己的父母,所以一次父亲让他入室盗窃时,他躲在柜子里,听着一位母亲祈求自己的孩子健康成长的话打动了,哭泣了起来。

阿宝心里既憋屈又恼火,忍了忍,没发作。女人为这种事情和男人吵架,没法张口,太没面子了。来日方长,就不信他总这样。

图片 5

图片 6

翻身,蒙头,继续睡。

这些极端事件,不断提醒社会关注留守儿童问题。小宝自杀事件后,有网友给出建议:要把留守儿童福利纳入扶贫和城市化的考核体系。“在当地建立留守儿童中心,专注留守儿童事务,提高这些孩子的福利水平”“发展农村经济,让农民在家门口就可以实现就业”“让城市更包容,慢慢地接纳外来务工人员和他们家庭,让他们安居乐业,不再抛家舍子到城市务工”。

四毛是厂子里的小领导,单位给他分了一套电梯楼。这在九十年代初,是一件让旁人望尘莫及的喜事。

图片 7

还一次,父亲让小宝再次盗窃时,给人发现,打得口鼻都是血,嘴里喊着“爸爸救我”,父亲却在警察来临时逃跑了,阿宝彻底绝望了,他的童年就这样给他一直深爱的父亲断送了,在父亲探监的时候,他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咬掉了父亲的耳朵,那是一个孩子伤心到极处的表现。

他们现在住筒子楼,十几家人共用一个厨房和厕所,老旧的木地板,无论什么时候一走路就咯吱咯吱响个不停。放眼望去,都是每家每户从窗户里伸出一根竹竿上晾的花花碌碌的各种衣服,看着既眼晕又心烦。阿宝在这里住得够够的,没有一天不盼望搬家。还好,这一天来的不算太迟,儿子刚上小学二年级。

把孩子留在老家,自己外出挣钱。是无奈,但是,无奈之中,是不是也要积极地弥补这个缺憾?有一个在美容院打工的母亲,将儿子寄养在自己的弟弟家里,由老母亲带。老母亲要同时带3个小孩,每次她回家,母亲都要诉苦:说她的儿子越来越不听话,看电视,打表弟表妹,还偷家里的钱。

图片 8

早晨搬家公司的人把车停在路口,曲里拐弯走了好一阵才到了阿宝家楼下。巷子太深,他们要求加钱。阿宝不乐意,说好的价钱怎么能随便更改。过日子就得精打细算,处处节省。没有她在后方勤俭持家,四毛怎么能当上领导分上房子。阿宝两手叉腰,嗓门如洪钟,气势恢宏地和他们理论,女人的矜持和温柔离她有十万八千里。

图片 9

四毛从窗户上偷偷往楼下瞄,正巧阿宝抬头向这儿看。吓得他赶紧缩回了脖子。

她总说自己很苦恼,儿子不在身边,没法管,问题越来越多了。但是,有经济能量的她却不愿意再回到孩子身边,或者是将孩子接到身边后不用正确的方式教育孩子。像小宝爸爸那样,将上帝的怒火留给孩子,孩子又怎么会看到希望?

十多年后,小宝重新回到了生活的地方,他将当初偷的钱和表,一一还给了失主,还得知父亲再次结婚了,有了新的孩子,看着小孩子骑着车,溜过,仿佛一幕幕都在眼前。

搬家过程中,阿宝一会儿嫌工人把沙发腿碰了,一会又嫌把地划了,一会又说把墙角蹭了,反正是一路数落,就像人家是诚心搞破坏似的。四毛觉得老婆太事儿,可也不敢吱声。好不容易忙完,他打发儿子去给工人买几瓶饮料。刚拿出钱,阿宝一下子冲过来把钱抢走:“我在这儿累死累活,你到好,尽装好人,哪有那么多钱乱花……”

四毛只感到耳朵里嗡嗡蝇蝇直响。好像什么都听见了,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见。

一个工人临走的时候拍了拍四毛的肩膀,用兄弟般诚恳的语气说:“我们虽然生活穷,没文化,可老婆温柔贤惠,日子也挺滋润。你这老婆,嗨——。”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四毛目送工人离去。

强烈的太阳光刺过来,他抬头看了看,一阵眩晕,眼睛涩涩的,想流泪。

离婚的想法在这一刻变得坚定。

2.

第二天早饭,阿宝挑了一大块炒鸡蛋往四毛碗里放,他把碗挪开。

“你不是最爱吃炒鸡蛋吗?怎么啦?”

四毛只顾埋头吃饭。

阿宝斜了他一眼,自言自语:“才搬了新家,我不和你一般见识。”她转身让儿子背诵前一天学过的古诗。儿子拧着脖子说才不给她背,只给他爸背。

晚上阿宝又想亲热。四毛直接卷被子去客厅,临走时冷冷地丢下一句话:“我要离婚。”

阿宝立刻呆了,不知所措。很多女人就是这样,平时看起来咋咋呼呼,天是老大,她是老二。似乎男人可有可无。可一旦对方提出离婚,她就傻眼了。

阿宝在批发市场给人家卖小百货。结果因为离婚这事大躺了三天。四毛反正就一个劲儿,软硬不吃,不理人,也不说话。甚至都不愿多看阿宝一眼。

阿宝实在没辙。找闺蜜诉苦。闺蜜语重心长地劝她,四毛是个不错的男人,若不想离,就要好好对待男人。

晚上,阿宝做了五六个菜,都是四毛爱吃的。她坐在桌旁边等四毛边回想当年的往事,那时四毛为了追求她,从没受过苦的他帮着她的父母挑菜,两个筐将近二百斤,一程下来后背全被汗水浸湿,只要阿宝冲他笑,拿毛巾给他擦擦,他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那时两个年轻人就像朴实的向日葵,简单,美好,阳光。

十点刚过,四毛回来了。阿宝马上给他热饭。饭端到桌上,四毛看了一眼饭,又看了一眼阿宝,似乎若有所思了几秒,冷不丁冒了一句:“我吃过了。”

四毛准备洗脚,阿宝赶忙给他接好了热乎乎的洗脚水,蹲下身子把他的脚揣进怀里要给脱袜子。四毛的脚僵硬地拒绝着。最终,他“噌”地站起来,在沙发上和衣而卧。

阿宝独自蹲在那里,委屈的泪水倾泻而下。心口就像堵了一大团纸,憋闷的难受。

3

第二天,阿宝照样做了好吃的等四毛回来。四毛依旧不买账。这时儿子从书房出来,怯怯地说:“爸爸你就吃点吧,你不要离开妈妈。”

四毛愤怒:“你这个女人,居然利用这么小的孩子。”

“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阿宝带着哭腔。

他们吵了起来,孩子吓得站在那里直哭。

四毛回到书房,把门摔得震天响。阿宝也气得够呛,拿孩子出气:“你个没出息的,这么大人,就知道哭。”

虽然搬进了新房子,可日子如同黑暗的下水道,看不到丁点儿的光亮和温暖。

阿宝冥思苦想,不知道该怎么办。又去找闺蜜。闺蜜的日子也不顺心。嫁了有钱的老公,年轻时也跟着男人风光过。如今,她老公在外面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个,闺蜜整天被气得半死。两个女人在一起,各自痛斥自己男人的种种不是,仿佛这样心里能多少好受一些。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四毛这么老实的男人,突然铁了心要离婚,既不在家吃饭,也不亲热,莫非有什么情况。阿宝不禁心里一沉。

四毛再一次打电话说要加班写总结的时候,她开始行动。

她一路小跑去了他厂子,下班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阿宝躲在他们工厂大门正对的一棵老榆树后面,她观察,猜测。不一会,四毛夹着他的公文包出来了,弯腰开自行车锁的时候还和另一个人打了声招呼。

四毛在前面不紧不慢地骑车,阿宝在后面奋力追赶。明摆着四毛撒谎了。那么他现在要去哪里?一个秘密即将被揭开,她既期待又害怕,身体的疲惫和精神的紧张让她的心越来越不好受,好像正在奔赴一个痛苦的深渊,可却无法停止。车流人流时不时阻挡了她的视线,她不得不加快脚步抻长脖子紧盯,一刻不敢松懈。这都什么事啊,一种屈辱感渐渐从阿宝的心头弥漫,越来越浓稠,厚重,压得她直想哭。

拐过两条街,四毛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可是,眼前的景象让阿宝几乎不能呼吸。他停在了一个女人面前,虽然还有段距离,可也能准确判断出对方比阿宝年轻,身材也高挑,留着披肩发,穿着得体的连衣裙,脚上蹬着一双白色的高跟凉鞋,还背着一款精致小巧的白色软皮包。他们站在那儿面带微笑,气氛似乎很融洽,不知说着什么,正巧来了一个卖水果的小贩,四毛称了些橘子。

他们缓慢地朝前走。

突然从前方冲过来一辆急驶的摩托,差点碰着那女的,四毛急忙环过手臂将她往自己身边搂了搂。似乎又觉得不妥,只过了几秒,那女的从前面绕道了马路里侧。这时已经到了街的尽头,四毛抬头看了一眼,招牌上赫然写着:“悦来宾馆”四个字。她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进去了。

阿宝再也忍不住了,她瘫坐在墙角,眼泪奔涌而出。尽管她极力压抑着哭泣,可传递出的哭腔还是透着难以言状的悲伤和揪心。

必须得想办法。十几分钟后阿宝定了定神,擦干了眼泪。她去了宾馆前台,用了个小计策就打听出了他们的房间。

她小心翼翼地攀上楼梯,蹑手蹑脚向那扇门挪去,所有撕心裂肺的疼痛都腐烂成胸中一汪恶臭酸水。她把耳朵悄悄贴在门上,他们调笑,娇嗔,喘着粗气,他们迫不及待。

阿宝的大脑瞬间空白。她四下环顾,抱起了墙角一个灭火器,大不了鱼死网破。

就在这时,楼梯中传来了一对母女的对话,她们只是简单的日常聊天,可从语气中却能听出她们内心的安宁、幸福,尤其是小女孩的声音,甜甜的,嫩嫩的,那分明是一个被父母如公主般宠爱着的宝贝。

阿宝犹豫了。

她匆匆逃出了宾馆。

天色已晚,又刮着大风,广告牌子被扯得哗啦啦直响,四下一片昏暗。阿宝进了一家电话亭,看着马路斜对面的派出所,嘴角扯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苦笑。

很快,警笛拉响,几辆警车呼啸着从她身边一闪而过。

阿宝快要奔溃了,慌乱地上了一辆出租车。

4.

那个年代,谁要是背负上“卖淫嫖娼”的名声,势必会对生活带来一定程度的影响。

最终,女的被单位开除。四毛由小领导降职为普通工人,整天穿着蓝布工衣干着粗活,受的跟个鬼似的。

在家里,阿宝要么不说话。哪会心情好了,开个玩笑也是夹枪带棒,冷嘲热讽。四毛自知理亏,愈来愈沉默寡言。

那晚,四毛主动寻阿宝做爱。他吭哧吭哧,很卖力,可总也不成功。阿宝终于失去了耐心,一把推开他,用无不厌烦的口气咆哮:“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第二天,阿宝下班回来正要进电梯,四毛领着他妈也进电梯。阿宝的脸即刻沉了下来,这样的事居然都不和她商量一声。

一进门阿宝就拽着四毛去卧室训话:

“我说你怎么昨晚献殷勤,原来是打算让你妈过来?!”

“哦,那个,我现在太忙.……再一个妈也身体不好,住在咱家不也方便吗……”

阿宝开始还压低着嗓门,这会儿竟激动起来,声音也不觉大了:“哦,你妈有病你就想起我啦,你怎么不叫你那狐狸精伺候……你当年追我的时候,跪在我妈面前发誓你一辈子对我好,可你怎么对我的……”阿宝最后气的嘤嘤地哭了起来。

儿子小宝也没心思写作业,坐在书桌前吧嗒吧嗒掉眼泪。

门“嗵”地响了一下。

四毛出来一看,母亲不在了。他急忙跑出去,边喊边找,这时儿子也跟了出来。母亲躲在一处灌木丛后面,她说她以后再也不来了,叫他和阿宝好好过日子。

四毛心痛极了,他觉得自己真没用。

第二天,上班路上四毛居然碰到了她。距离那件事已经快两个月了,她也清瘦了不少。四毛犹豫了片刻,还是鼓起了勇气,怯怯地问:“能请你吃个早点吗?”

他们选择了一个安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气氛尴尬而苍白。

四毛诺诺地开口:“其实——我就想和你说声‘对不起’,你老公要是看见我们在一起吃饭,不会生气吧。”

“生气?”

“碰到了以前的旧同事,光明正大吃个早点,怎么啦?”

她有些无所谓,态度淡淡的,眼神也淡淡的。

最后她说他是个好人,只是不太了解女人。

四毛九点多去厂子,停自行车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厂长,“你怎么迟到了?”

四毛嘴里咕哝着,没说什么。就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厂长又叫住了他,有些难为情,欲言又止的样子:“厂里研究决定,准备裁一部分人,你——在第一批名单里,我提前和你打个招呼,你好有个思想准备。”

四毛全身的血液顿时凝固,心上结满了冰碴:“为什么是我?”

“你出了那样的事情,影响多不好,继续留下你,在别人面前也没法交代。”

世界之大,竟然没有一个立锥之地。四毛拖着如死狗般沉重的身体来到了江边,浩瀚的江水缓慢地流淌着,极目远眺,天水相接,迷蒙而恬静。所有的罪恶,丑陋,悲伤,荒凉都会在这无尽的江水中被洗涤,净化,一切喧嚣迟早要归于沉寂。

很多的不舍,很多的绝望,很多的无奈,结合在一起却是广袤的平静。他攀上栏杆,身子一跃,伴随着沉闷的“嗵”地一声,水里瞬间形成一个漩涡,只是一闪,随即又归于平静。

5.

阿宝被叫到派出所,桌子上摊着一些相关证件,工作人员向她确认东西是不是他老公的。阿宝蒙蒙的:“是啊,是我老公的。怎么啦,他又犯事了?”“我就知道,狗改不了吃屎。”她愤愤地说。

半响,没人说话。阿宝抬头,看见工作人员神情严肃,他们这才把大致情况说了一下。

仿佛一记闷棍敲下来,阿宝怎么也无法相信,他竟以这样惨烈的方式自杀了?四毛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中间的两页留下了话,一页是写给母亲的,另一页是写给未成年儿子的,她翻啊翻,唯独找不到留给自己的只言片语。好狠心好过分呐。不知是情况太突然,还是四毛太无情,纵使脸色惨白,一副丢了魂的样子,阿宝却一滴泪也流不出来。

在四毛被火化的前一刻,小宝拽着阿宝的衣襟使劲摔打,哭喊着:“是你害死了爸爸,你还我爸爸。”

没有过多的时间来悲伤和缅怀。阿宝是个要强的人,男人虽然不在了,可也不能被人小看,一定要把这个家撑起来。

她把婆婆接来照顾孩子,自己开始挑扁担。

以前认识个是挑扁担的何姐,阿宝没少给她揽过活。这个营生时间自由,就需要一把力气。因为来钱辛苦,扁担们不舍得吃好的,中午通常就一碗面。有时站在汽车站广场、商场门前嚼个饼子对付口冷水就是一顿饭,吃的中间眼睛还要到处瞅,生怕错过了生意。好在阿宝眼力机敏,口齿伶俐,活还挺多,一个月下来就挣了2000多,这是她以前工资的三倍还多呢。

孩子听话,学习也好,阿宝觉得日子有盼头。

日子飞快,一转眼十年过去了。

阿宝的背明显有些驼了,眼神也变得浑浊,脸上呈现褐黄色,头发似乎总也不利索,总有一绺耷拉在脸前,手心里常年布着老茧。

这天她和何姐在街边吃饭,突然何姐用胳膊肘推她,顺着何姐的眼神望去,居然是刚子。刚子以前就是个混混,年轻的时候在商场收保护费,捎带还干些偷鸡摸狗见不得人的事。十年前因为抢劫被判了刑,这不,才放出来。阿宝一直义气豪爽,他当初也没少给阿宝卖过面子。毕竟是老熟人,多年不见也稀罕,阿宝把他招呼过来,各自聊着近况。看样子刚子还就那个德行,熬成了老混混。

吃完饭,天色已晚,刚子反正他也没事,就送阿宝回家。两人在门口分手的时候,被站在窗口的婆婆睹见了。

阿宝吃过饭,婆婆说孩子也长大了,她的苦日子马上就要熬出头了。等小宝高考完,能碰到合适的男人就嫁了吧。她只有一个要求,要把房子过户到小宝的名下,毕竟是四毛单位当年分的。阿宝没说话,深深叹了口气。

高考前夕,学校召开最后一次家长会,主要探讨填志愿的问题。阿宝一直忙,多年来总是婆婆替她开家长会,这次无论如何一定要参加,太重要了。进教室之前,她把扁担竖在门口,拢了拢头发,抻了抻衣服。

看着小宝在最近一次月考中又拿了全年级第一的试卷,阿宝觉得脸上特有光。

老师也表扬:“看看人家苏小宝,妈妈虽然是挑扁担的,可是次次考试年级第一……”

一瞬间,同学们纷纷侧目端详阿宝。孩子们只是好奇而已,可小宝对母亲的突然到来很排斥。这么多年他对父亲的自杀始终不能释怀,无论母亲做什么,他的心始终绷得紧紧的。

6.

这天阿宝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了刚子,他居然开了辆小货车,很牛。他主动提出要送阿宝回家,阿宝也没拒绝。两人在车上有一搭没一搭闲聊。

“你最近忙什么啊,这么快就有车了?”

“嘿,我也就是倒腾点小买卖。和朋友租了块地方,准备搞物流运输。”

刚子扭头看了一眼阿宝。

“要不你去我那看看?”

她嘿嘿地笑着说好。

小货车经过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颠簸得厉害。车窗密闭性不好,细碎的尘埃飘进来,在一缕光线的衬托下,肆无忌惮,窥探。

刚子又看了一眼阿宝,她的身体也被颠簸得晃动。“哼,一个挑扁担的,你能看出什么啊!”四毛嘀咕。

车子终于在一片荒芜的烂尾楼前停下,还没等阿宝反应过来,刚子已经扑了上来。一个在抵抗,一个在进攻,可女人终究不是男人的对手。

回家的路上,阿宝始终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跳下车子的一瞬间,她愤怒地往地上唾了一口。回到家阿宝想了一会,答应婆婆一两天抽空就把房产证变过来。

7.

阿宝最近身体不太舒服,总是莫名其妙冒虚汗。趁着儿子这几天放假,她也在家休息,顺便给孩子做点好吃的。刚五点,她就开始咔咔咔地拾掇排骨,声音有点吵。

“阿宝,小宝这几天不大对劲啊?”婆婆站厨房门口一只手扶着门框。

“啊,怎么啦?”

“他一晚上起来好几回,白天也不高兴。他看见你烦。”

停了一会儿,婆婆又继续:”马上就要考试了,你要不也出去散散心。”

阿宝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扭头看了看窗外,眼里划过一丝悲伤,“成,我这就出去。”

这些年除了忙生活就是忙生活,一时连个去的地方都没有。何姐也回了老家,好像除了刚子那儿也别无选择了,都一把年纪了,也没那么多讲究,总比露宿街头强。

8

明天就高考了,沉闷的天气终于在几声干烈的炸雷后,迎来了暴雨。

在简陋的出租无内,阿宝穿着裤衩背心,一边给刚子擦洗后背,一边说儿子考完她就回家。这时,门嗵地被踹开,小宝跟个落鸡汤似的站在那儿:“你这个女人果然在这儿,要不是我奶奶病了,没人照顾,我才不来找你。”

阿宝慌慌张张地赶紧穿衣服。

悲愤、羞耻让这个少年的怒火如雨后的爬山虎,须臾布满全身:“你们真不要脸,你个老流氓。”

“你再说一遍,你个小兔崽子。”刚子青筋暴起。

阿宝赶紧替小宝给刚子赔不是。

小宝又还口,刚子扑上来就打。

小宝被压倒在地上,阿宝拦不住,明天孩子要高考啊。情急之下她操起地上一块砖头就拍向了刚子的脑袋,瞬间,鲜血横流。

门口顿时涌进来七八个汉子,都是平时跟着刚子混的。

阿宝吓坏了,哭着求他放孩子一马。

刚子抬起血淋淋的脑袋,摆了摆手。

母子俩仓皇逃离。雨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阿宝追在儿子身后给他撑伞,一个劲地道歉。

9

几天后,阿宝抽空去看了刚子,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她心里过意不去,把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掏出来硬要给刚子,刚子不要。

在推递过程中,刚子说:“你反正也陪我睡了,我也不吃亏。”

话一出口,两人都呆住了。阿宝有些意外,有些愤怒,更多的还是被人轻视、玩弄后的一种羞辱。她盯着刚子,突然一下子,就那样一下子,便泪如泉涌,她难过极了:“对,我傻是吧,趁年轻的时候我就应该出去卖才对,不至于混成现在这么惨。”

“你知道是买卖,就别哭啊。别装得跟很有感情似的。”刚子吸了一口烟,一副上床是买卖,下床不认识的样子。

“好。你说得对。谈感情伤钱,说清楚就没事了。”

阿宝把钱塞兜里头也不回地走了。

小宝考了很高的分数,还上了当地的报纸。一家三口难得坐在一起吃顿团圆饭庆祝。虽然儿子还是给阿宝拉个脸子,可阿宝仍然非常开心。正要动筷子,小宝进里屋把四毛的遗像摆到了旁边的空位子上。

气氛瞬间陷入了一秒钟的凝固。

阿宝正要给四毛敬酒,小宝阻止了她:“你有什么资格给我爸爸敬酒?”

阿宝愕然。

“我敬您一个酒,喝了这杯酒,我们从此断绝母子关系,……房子也是我的,以后只能我和奶奶住。”

阿宝悲愤交加,极度哽咽:“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你居然不认我……”

“是你害得我没有爸爸。”

一顿饭不欢而散。

阿宝不甘心,第二天把小宝叫到了天台。

她带着痛心,失望和母亲的慈爱向儿子诉说多年的不易,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小宝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是父亲夹在书里唯一一张那个女人的照片。他循着当年的蛛丝马迹,找到了她,他就是想知道父亲为什么那样决绝。原来在他们最后一次的聊天中,女人告诉了父亲,当年打电话举报的是一个年轻女人,这个人十有八九是阿宝。

四毛是在心灰意冷中走向了那条不归路。

仇恨的炸弹已经积蓄已久,终于爆裂,毒液横流。

小宝态度坚决,言辞激烈,甚至一刻都不想看见阿宝。

10

阿宝心烦,晚上一人去外面溜达。

走到江边,晚风、皓月、五彩的霓虹灯,都刻骨铭心,一种恍如隔世的酸楚涌上心头。一样的景色,却物是人非。

几个年轻人在不远处拍照,有的吐舌头,有的摆剪刀手,嘻嘻哈哈哈地说笑着。其中一个男孩过来让阿宝给他们来张合照,咔嚓一声,灿烂活泼便被永久定格。年轻真好啊!

他们和小宝看起来年纪相仿,可小宝呢?沉闷寡言,独来独往,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他甚至从来都没有和同学疯玩过,他快乐过吗?漆黑的寒夜,可曾哭泣?

阿宝的眼窝渗出了泪水。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第二天,阿宝只收拾了些简单的行李就上了刚子的小货车。那个破车,不知咋回事,呜隆隆直响,就是启动不了,阿宝下去,踢了一脚轮胎,从后面奋力一推,终于启动。她钻进车里,最后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她的房子,车子便绝尘而去。

路上,留下两道明显的车辙。

在这操蛋的生活中,无奈也是一种选择。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