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纷纷刊登许晴的照片做封面,导演之所以让这些环形使者穿越到三十年以后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每年三季度是期刊下一年度征订的关键时刻。于是每年的十月份,各类杂志便会不约而同,纷纷刊登许晴的照片做封面。

      话说影评这种专业性强技术含量又高的东西,我还真不会写,文笔真心差,只能有一说一了。
   老实讲,我对科幻片从来都不感冒,不过这次看《环形使者》,还真是个例外,一方面我不否认我是奔着许晴同学来的,另一方面吧,我没看的时候真不知道它属于科幻题材,看完影片,我之所以有话说,那也是因为我不认为它是科幻片,而是把它归到了我喜欢的情感片的行列,
因为它没有科幻片的机械和夸张,而是用亲情和爱情的力量打动了我,触动了我的心弦。
   很多人都说没看懂,我觉得这个影响不大,只要你能看完后感受到导演最终要传递的主题思想,即无论时空如何变迁,人心如何变化,爱永远都是人类永恒不变的主题,体会到这点儿,我觉得就够了,这部片子就算没白看。
   以我的理解,导演之所以让这些环形使者穿越到三十年以后,是让观众更好的去思考人生,假如真的可以提前看到自己三十年以后的模样,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从现在起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从现在起改变我们的人生,过一种让我们年老迟暮之时不会为之后悔的生活。正如影片中的joe,他正是因为看到了30年后的自己为了让心爱的妻子复活宁愿再度去杀人,所以年轻的joe最后选择了自杀以成全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所以我在想,为了不让我们在三十年四十年以后无悔自己的人生,我们是否能做到远见卓识,不时的去眺望几十年后的自己,从而鞭策现在的自己走好正在走的人生路。
   就演员的表演而言,Bruce的演技当然是无可挑剔的,但是这次老布却呈现给我们一个不同以往的柔情硬汉的形象,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好莱坞硬汉专业户深情温婉的一面,实属难得。最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中国女演员许晴的表演,虽然戏份不多,可却称得上这部影片的点睛之笔,她的存在,不仅使老年joe这个角色的变得丰满,而且对整个电影的主题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她从一出场的那一个惊艳的亮相,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再到后来为数不多的几个镜头都被她演绎的完美无瑕、丝丝入扣,足以体现许晴这个集美丽、高贵、睿智于一身的中国女演员精湛的演技和迷人的东方气质。或许国外的观众看了这部影片,对中国女演员和中国女性会有一个全新的认识。

摘要:她用“除法人生”来看待自己。

图片 1

图片 2

为什么这么做?为的是收到增加订户的效果。

2019年1月22日,演员许晴在自己的微博发布了一篇生日随笔,直言:“今天我五十了,我的人生多了一份二十五岁的笃定、坦然与担当。”这位在大家眼中依然年轻、美丽的“女神”级演员,也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

图片 3

她是《笑傲江湖》中情深义重的任盈盈,也是《建国大业》中心怀大爱的宋庆龄,近年来又在电影《老炮儿》《邪不压正》中出演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可谓迎来了事业第二春。

的确如此。许晴是一个为数不多的长久被大众喜欢的女演员,并且不分东西南北,不分男女老少。

许晴最近在接受《可凡倾听》采访时,用“除法人生”来给自己的状态作出总结。

图片 4

“年龄的数字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态”

不夸张地说,许晴通吃了50、60、70、80后,成为这些人群集体的偶像。

图片 5

图片 6

许晴在话剧《如梦之梦》中的演出。

这些喜爱她的人群,并不是疯狂追星,他们只是静静地、长时间地喜欢。

在国内,敢于向公开真实年龄的女演员,依然是少数。许晴,成了少数派。

图片 7

而不忌惮自己的实际年龄,之前给她最大感触的是话剧《如梦之梦》中和卢燕的合作。“我们演了六年的《如梦之梦》。有一天,卢燕奶奶和我说:晴儿,我去考了驾照,90岁考的驾照。我说:卢奶奶,您考驾照,你开车吗?她说:当然了,你到了美国,我给你当司机。这番话听得我眼泪汪汪的,我就觉得奶奶太了不起了。还有一次,我们谢幕,那么多的演员,每一个人要谢,很有仪式感。别人和我说奶奶今天身体不舒服,我说那就快一点谢幕,让奶奶早一点休息。结果,卢奶奶第二天来找我谈话,说:晴儿,谢幕对演员来说,是一个很享受也是很有成就感的过程,我不怕累。”

从1995开始,许晴总是名列报刊问卷调查“最受欢迎女影星”之列,被誉为最有气质之星。

已经年过九旬的卢燕的心态和活力,让许晴不再惧怕女演员的年龄感。另一个人让她不害怕“老去”的人是她的外婆。她说:“我的姥姥是95岁去世的,她每天读书、看报,对每天面对的人和事都保持着新鲜感和好奇心,觉得明天会更好。这对我也影响蛮大。”

图片 8

演《笑傲江湖》的时候,许晴已经30岁。“我其实是完全没有数字感受的人,因为姥姥一直美到95岁,脸上连一个斑都没有,所以我没有任何的畏惧。但在30岁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数字是有影响的。我记得特别清楚,《笑傲江湖》得到了一片好评,金庸老先生到我们剧组看了样片,说:你是我心目中的任盈盈。这让我特别感动。但有人赞美,也会有人批评;有人爱,也有人不爱。当时,我看报纸,有评论写道:一个‘半老徐娘’的人去演任盈盈,怎么可信?那时候,我突然恐惧了:半老徐娘?我30岁面临这个了。”

2002年许晴更被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聘为中国新女性形象大使。

在这句“半老徐娘”的影响下,许晴说自己在那年做了一件特别可笑的事情。“99年1月22日,我整整30岁。那一年,每次出国填写有自己出生年月的表格时,我很坚定地写下:69年1……然后,在1后面故意飘了一下,变成了11月。但是我又不敢使劲地写,因为它不是真实的。心里有一个小魔鬼,仿佛在说:这一岁之差会对于我来说,可能就和报纸写的那四个字没关系了。”

图片 9

如今,对年龄早就坦然的许晴用“除法人生”来看待自己的年龄。“其实就是女生对自己的一个鼓励、加油的小念头。比如,你今天要去见男朋友了,那你今天是最美丽的;今天要考试了,你一定是做得最好的;我50岁了,你太像25岁的样子。这种小念头的暗示会潜移默化为心里的种子,特别重要。”许晴强调:“什么叫除法人生?我就是想给我爱的女生们,不要被条条框框限住,数字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心态,我特别想做一个榜样。这个榜样不是说我要标榜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完美之人,而是我觉得我的所有经历,所有过来的,我都可以给女生一些启迪。有人说:许晴你应该写本保养书,我以前觉得不需要、不重要。但现在,我越来越觉得我可以写一本,我想可能明年或者后年休息半年,我好好地去写。”

其实严格说来,作为演员的许晴,她的演技并不能称得上是成熟与完美。而像她这样漂亮和像她这样能演戏的女演员,中国也不见得就缺少。然而在各领风骚三五年的娱乐圈,观众独独对许晴长久地、一如既往地关注和喜爱。

“你身体里住了很多个人,所以你能够有不同的面”

图片 10

图片 11

毫无疑问,观众执着喜爱着的正是许晴气质中所散发出来的充满东方文化底蕴的美丽。

许晴和姥姥、妈妈、姐姐。

图片 12

在很多人的眼里,许晴特别女性化,就像一个永远的“小公主”,但许晴却觉得自己其实“特别男孩”。“人都是多面的。我并不喜欢洋娃娃,大了才喜欢凯蒂猫,我的玩具里面都是滋水枪、小弹球、跳绳、小沙包以及各种小石头,特别男孩。”许晴说:“但是你说我特别男孩,我也有特别女性的一面,人是多面的。”

她明亮的眼瞳中透露着清澈与纯净。

这种多面性,也呈现在她饰演的角色中。在管虎电影《老炮儿》中出演的北京姑娘“话匣子”,以及姜文电影《邪不压正》中饰演的交际花唐凤仪,许晴带给熟悉她的老朋友们最大的惊喜。虽然在这两部以男性角色为主的电影中她的戏份并不多,但其收放自如的演技却着实令人惊艳。演员许晴用这两个角色证明,自己没有什么演不了的,只有你们想不到的。

图片 13

对于“话匣子”一角色,许晴说:“管虎导演坚持一定要用我。因为我是北京人,骨子里的侠气和正义感、正直、爱憎分明等,都是骨髓里的,所以他觉得这个特质和角色融为一体特别重要。”而对于唐凤仪一角,许晴演出了和生活中的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一面。“这要归功于姜文导演。影片中,让彭于晏打针的那场戏,也是至今大家老问我的话题,我就说我佩服姜文到五体投地。唐凤仪的身体表达,是他给我做的示范。许晴生活中不会是那个样子,也不是那种性格,就算是表演,我也不可能觉得那个是美。然后,姜文导演就能够那样翘起来示范,他特别懂得身体语言,而且他能够做到那个动作。因为他教得好,我一下就能领悟到,就很顺利过了。”

许晴的美不浮躁,有的只是清香和淡然。

《邪不压正》有一场许晴和廖凡在牢里的戏。那场戏的张力、戏剧冲突特别大,许晴像演了一场独幕剧。但因为电影的篇幅所限,导演姜文忍痛割爱。“那场戏演完以后,姜文跟我说的话特别激励我,他说:许晴,我没想到你进步那么大。你现在可以塑造各种角色,你想要什么样的角色,你都可以去呈现,有什么我们可以再合作,你告诉我,我来导。他说:你知道吗?你身体里住了很多个人,所以你能够有不同的面,你甚至都能有葛优这样的男演员特质。这个是让我最激励的,我特别希望能够演雌雄同体的角色,因为那其实是最美妙的。”

图片 14

自2013年开始,许晴参与了赖声川导演的话剧《如梦之梦》的大陆版制作,这部长达8小时的舞台巨作在题材、思想、时空概念、剧场美学等各方面都大有开创。其中许晴饰演的中年顾香兰戏份十分吃重,也是全剧最有魅力的角色之一,无论在体力还是演技方面对从来没有舞台表演经验的许晴来说,的确是极大的挑战。勇于尝试的她不仅接下了这个角色,而且一演就是七年。对此,许晴坦言:“电影学院毕业的学生,对于舞台剧有特别的恭敬之心。你必须对得起它,对得起那个舞台。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要感谢的是这个集体。你看胡歌也是七年,金士杰老师也是七年,奶奶是六年。在舞台上,我们不断地切磋,不断地去看到对方的进步和自己体会到的完全不同的点,突然你就出来了。这个幸福感,我觉得是《如梦之梦》所有演员的大幸。”

她是可以偶然邂逅的一缕微风,无痕无迹,只留下含情脉脉的轻柔和一丝悠悠的遐想。

“演戏是小技巧、做人是大技巧”

图片 15

早在风靡大江南北的86版《西游记》中,许晴就已经出道。小时候的她演戏只为了好玩,完全没有成为演员的打算。在家人的怂恿下,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并在大学期间陆续出演了《边走边唱》《狂》等影片。出色的外形气质让许晴幸运地赢得了展示自己的机会,同时她也在实践中开始正视自己演员的身份,踏上了表演的修行之路。

有人说,许晴的容貌不能只用“漂亮”这样简单的词来形容。

“大三拍《边走边唱》,陈凯歌导演一丝不苟,顾长卫是摄影,我和黄磊是学生,整个剧组工作都很严谨。我觉得更幸运的是拍摄《狂》,凌子风导演的剧组,他跟我说的一句话,让我终身受用。他说:演戏是小技巧、做人是大技巧。晴子,你就必须要把人做好了,你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在生活中的真诚,绝对都会对你的角色有帮助。所以我对每一部戏、剧组的每一个人都倾注爱。”

图片 16

在众星云集的影片《建国大业》中,许晴饰演的宋庆龄可谓光彩夺目。她的魅力神韵和东方气质似乎注定了她出演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当时相较角色年轻十岁的许晴不仅演出了宋庆龄的外在美,更表现出其仁爱、坚韧、淡定从容的内心。而这就不得不归功于伴随她整个童年时代的姥姥,这位在许晴眼中美了一辈子的女性是她生命中最初也是最重要的人生导师。

她的脸型、五官、酒窝以及眉宇之间聪慧的气韵与善良的天性,以及天然一副纯情的模样,此外还有一些难于形诸言语的东西,形成了东方女性非常经典的美丽。

许晴说:“很多人经常会问:你最喜欢哪一个角色?最喜欢哪个片子?我都没有。我生活中没有那么多的‘最’,但是我唯独一个“最”就是:最爱姥姥,无法替代。我前两天还老梦到她。她善良、无私、充满爱。我所有的朋友只要和姥姥接触的,看到她,只要在她身边都会被打动。就是因为她,我去演了宋庆龄。《建国大业》中的宋庆龄应该是50岁,大家为什么那么认可、那么喜欢?那个时候我是用心地体会姥姥,因为她们都是一个年代,也是冥冥中可能我要去回馈的。”

图片 17

是天生的美貌帮助许晴走了影视道路吗?许晴自己并不认为,“我的爸爸妈妈没有认为我美貌出众,因为我小时候是婴儿肥、圆嘟嘟的,他们甚至认为我不适合做影视。我妈妈小时候是这样,外婆小时候也是婴儿肥,她们到三十、四十、五十,才脱落得有轮廓。所以我一开始并没有和所谓的美貌扯上关系,一点都不是。”

这正好应合了很多人的梦想,尤其是在一个欲望使得众多女孩子的脸变形走样的时代。

“所谓的平和,是装不出来的”

图片 18

上世纪九十年代,许晴因出演了一系列都市情感剧红遍大江南北,她塑造的女性角色不仅敢爱敢恨,甚至有些离经叛道,一时间成为了街谈巷议的话题人物,这在给她带来盛名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小的压力。多年以后,许晴又本着自己的初心参加了两季旅行真人秀《花儿与少年》,其率性而为的个性又成为了大家关注的焦点。面对争议与猜测,一直以来她都采取不回应的洒脱态度。

余秋雨说,许晴的美“是一种被大多数当代中国人接受和推举的美丽,它的原形态纯粹属于东方;东方确实是美丽的,今后,这里还会发出更多美丽的信号。”

许晴说:“现在我的心态更平衡,好的、不好的,我都能特别感恩。如果是两年前或者是几年前,我面对一些争议,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自己各种反省、反思,各种自我打架。不同的年龄有不同的处理方式,睡一觉醒来就忘记了,我不会再去纠结,其实也没有真想明白,只是懒得再想。我是心大的人。我现在才知道所谓的平和,是装不出来的,我不知道未来哪一天又会有什么,至少现在我不会纠结。”

图片 19

许晴说,时间对自己是一种慷慨,半个世纪的光阴让她体会到的一切都如同奇迹一般。不论是扮演正义的妻子、乱世里的野心家,还是偏安一隅的小商贩,或者跨越领域与不同的艺术家合作,这些不同的角色都成为了照亮她人生的光明。虽说五十而知天命,许晴却笑称自己连明天的天气都还搞不清楚,她对未来的人生到底有着怎样的规划呢?

“她的魅力就在于她的不深奥。世间百般人事,能使很多人由衷喜爱的,一定是一种非技巧的存在。不管是表演技巧还是生活技巧,最多能让人佩服和赞赏,而喜爱则来自于人格气质上亲和关系的建立。这种亲和关系有一种优雅的安全气氛,让任何陌生人都乐于留驻、难于忘怀。”

对此,许晴的答案是“没有规划”,“我完全不规划,我没有计划。尤其是这半年的变化,我一定遵循我自己内心的声音,我就相信我一定会拥抱到它。”尽管对人生不抱特别的规划,但许晴对自己作为一个演员依然有着期待的目标。她说:“我的目标还挺大的。我甚至可以真诚地说,我觉得我是有使命的,我的使命是自我认知的小使命。我真的特别希望能做一个好榜样,能作为中国女性、中国女演员的榜样,能够在国际上让大家更知道中国女人的魅力和正能量。”

图片 20

而许晴也坦言自己并不是不婚主义者。“20多岁时,有人采访我:你认为女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我的答案是相夫教子。演戏只是我的兴趣、只是爱好,只要有家庭了,我一定是为家庭。我一直认定有孩子才是婚姻。我现在是和表弟一家住一起,表弟有两个女儿,极其可爱。我开心了跟她们玩玩,她们也愿意跟我玩。我爱她们,也会用心地去看她们的每个小表情和她们的进步。可能这就是一种母爱吧。”

在影视圈中,许晴算是低产的演员,对于表演,她既不当它是事业,也不当它是工作,而将它归于兴趣所在。

许晴日前接受了《可凡倾听》的采访。《许晴,我的除法人生》将于4月20日、21日在艺术人文频道播出。

图片 21

她觉得作为一个女人不应该什么都去追。人要知道放弃一些东西,珍惜一些东西。“什么都要,一定有很多东西都得不到。”

图片 22

正如余秋雨在九十年代末所言,“她拍的片子并不多,塑造的角色也不属于震撼九州的那一类,又几乎不参加社会交际更不作包装渲染,有很长一段时间还在国外,在强刺激的手段越来越拥塞的艺术圈里,照理是很容易被遗忘的,但没有想到最被观众殷切惦念的居然是她,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奇事了。”

图片 23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