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已经成为了娱乐圈中大部分人的甲方,这趟水有多深



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希望成为老板,并且开始属于自己的公司,答案可能无非就是两个字,那就是赚钱,那么放眼在娱乐圈之中,什么样的公司才能够真正赚钱呢?目前为止可能也就两种类型的公司成为主流,第一种是电影和电视剧制作公司,而另外一种就是经纪公司。

图片 1

“艺人经纪” 这趟水有多深?

图片 2

或许是天命昭昭,半年前,正午阳光和王凯合资成立了“得舍影视”,走向新型经纪形态,半年后,正午阳光正式宣布取消艺人经纪业务。

阿里巴巴试水,正午阳光断臂

要说在其中前者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甚至是制作成本,而后者在某种情况下也被人调侃为是所谓的皮包公司,当然这话不一定专业,但从中也可以看得出来,顶级的影视制作公司基本上,已经成为了娱乐圈中大部分人的甲方。要拍摄片子,他们要筹备资金要把钱花出去请演员,而提高自己的宣传知名度,而自己则借助广告方面的机会来进行捞金,而后者只不过需要牵线搭桥,在中间从经纪公司付给艺人的片酬中,扣取所谓的公司利润或者中介费用,达成自己的盈利项目。

“有舍才有得?”曾有一位经纪人看了这个名字后,反复揣摩起来。

今年年初,一部热播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让杨幂人气大涨。她不仅是该剧女主角,而且是出品方之一嘉行传媒的老板,其团队通过剧集分梯队培养艺人的造星模式,重新带火了沉寂已久的“艺人经纪”。半年时间里,众多公司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业务布局,包括阿里影业在内的BAT公司,也纷纷宣布正式涉足“艺人经纪”。

图片 3

舍掉的是什么?当然是今天正午阳光宣布取消的艺人经纪业务。得的又是什么?侯鸿亮们为明星成立子公司,共同投资影视项目,分享收益,未来如果正午上市,这些子公司还有高价收入母体的可能。

图片 4凭借“正午阳光”的作品《伪装者》《琅琊榜》等,靳东、王凯和胡歌成了炙手可热的明星。
记者 翟璐 摄

当然要说被称之为是顶级影视制作公司的有很多,但在近几年,却有一个公司凭借自己多部大热和叫卖的作品收获,大多数人的观点,那就是正午阳光,或许很多小伙伴都没有听过这个公司,或者对这个公司本身不是很熟悉,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在于,它所拍摄的电视剧已经被称之为爆款。

还有一种“得”,是更少的利益冲撞、更少的文化冲突,也是更少的劳心劳力。

然而,就在各大巨头涌入艺人经纪领域之际,正午阳光却突然发出一张“业务板块调整公告”,宣布放弃公司的艺人经纪业务,引起业内一片哗然。在坐拥靳东、王凯这样的明星资源的前提下,正午阳光为何“自断一臂”?
“艺人经纪”这趟水,到底有多深?

图片 5

不过,在这个崇尚全产业链布局的时代,在这个有着嘉行、悦凯、喜天等将“影视制作+艺人经纪”作为卖点的市场环境中,正午阳光直接取消了艺人经纪,真的是“壮士断腕”。

BAT巨头组团入局

先不说在之前所演绎出的《琅琊榜》和《伪装者》,但是从最近所谓的《都挺好》,就能看出公司的野心,但是在去年正午阳光正式将自己的艺人部解散,在很多人看来这到底是为什么呢?可以理解成一家公司,明显是要做内容的,他们不想投入太多的钱放在艺人的培养,或者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注。毕竟每一个公司都有侧重点,他们愿意把该公司的产品到极致的同时,也把很多的经纪公司,或者娱乐圈中的明星实现外包化。

图片 6

前不久,阿里影业发布公告称,旗下附属公司浙江东阳将与合一信息签订综艺节目合营协议,成立艺人经纪公司“酷漾娱乐”,致力培养及管理娱乐界艺人。

图片 7

但从唐人解约风波不断,到欢瑞连失核心艺人,再到正午阳光取消艺人经纪业务,看来想要在“影视制作+艺人经纪”中取得平衡,并不是易事。

这并不是阿里第一次在艺人经纪业务上发力。在2015年10月和2016年11月,阿里影业就曾先后推出3年投入10亿元的电影人才培养“A计划”以及与上戏合作的电影人培养方案,但这些合作层面的尝试并未激起太大的水花。直至今年5月初,阿里影业启动新艺人招募计划,正式在艺人经纪的开拓上迈出第一步。近日,阿里艺人经纪公司终于落地。

这也就让我们看到了很多正午阳光的,所谓主流阵容。在现在在不断变化的情况之下,已经和很多的经纪公司进行了签约,这也就使得我们看到的大部分的配角都比较眼熟,但是很少有重复的,解散艺人不让别人感慨颇深的就是有很多的明星,本以为能够傍上大树,却让自己一瞬之间变得漂泊无依无靠,比如说在前一段时间,在某档综艺节目中被人所熟知的乔欣。

图片 8

不光是阿里影业,BAT另外两大巨头也早有布局。爱奇艺在今年6月的“2017爱奇艺世界大会”中首次提出针对演员业务的“天鹅计划”,同时将联合“天池表演工坊”共同打造“爱奇艺天鹅明星训练营”。腾讯影业也于去年9月宣布入局艺人经纪业务,并拉上了一家年轻的艺人经纪公司“撲度娱乐”作为合作伙伴,该公司掌舵人是“羽·泉”组合的成员胡海泉。

图片 9

这主要是基于“影视制作+艺人经纪”的天然矛盾,影视制作需要压缩片酬和成本、艺人经纪则要获利。像当年靳东拍《外科风云》片酬是3000万,但转头接《恋爱先生》就是8000万的片酬。

正午阳光壮士断臂

这也能看得出来,或许就是因为大刀阔斧的改革,明白自己做的并不是集团化,而是先把单点到极致,才能够像娱乐圈或者是在商业资本圈中,展现自己的价值,所拍摄的每一部作品都是精品中的极限的同时,怎么会缺钱呢?而在之后为了能够笼络一些优秀的艺人,据说也和刘涛,王凯,靳东分别单独成立了他们和正午阳光控股的经纪公司,这也就使得他们既赚着经纪人的钱,又拿着股东的分红,同时还向着外界展示自己的非凡魅力所在,这也就看得出现在的娱乐圈中,很少有他们能够明白自己的定位和价值。

随着明星在影视制作中的选择权增大,无论是艺人经纪公司还是影视公司,都需要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去赢得明星的“青睐”。总之,不要高估了人性对利益的崇高,也不要低估资本对人情的洞察。

近两年,为了“聚拢”旗下核心艺人,正午阳光和靳东、王凯等成立了合资公司。根据工商信息显示,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与靳东在2016年4月共同发起成立了浙江得空影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正午阳光持股60%,靳东持股40%。另外,正午阳光与王凯在2016年2月出资成立了得舍影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元,正午阳光持股60%,王凯持股40%。正午阳光还与演员刘涛合资成立了锦麟影视有限公司,不过刘涛的经纪约并不在正午阳光手中。

图片 10

取消艺人经纪业务早有打算

9月5日,正午阳光在公告中宣布取消艺人经纪业务,并简述了原因:“面对市场日益严苛的要求和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我们意识到,需要把更多、甚至全部精力投入到内容创作中;而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艺人们,也需要更加专业的个人规划与长远的战略布局。”

正午阳光到现在被大多数人所知道,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真正被人所认可,它的商业价值和理念。最主要的还是来源于自己对于生活,以及品质不断的追求,希望他在未来拍摄的每一部片子都能够向人们展现出它真正的价值所在,也希望正午阳光团队在之后,能够越做越好给我们展示应该所具有的国内顶级品质。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正午阳光期下近20位艺人,都已经各奔前程,基本找到了归宿,有的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有的则选择加入其他公司,正午阳光旗下的东阳得闲艺人经纪有限公司,或许将成为历史。

据记者了解,这份公告涉及的正午阳光旗下艺人包括靳东、王凯、刘奕君、刘敏涛、乔欣、赵达、岳旸、张晓谦、张陆、郭晓然、张棪琰、金泽灏、吴昊宸、朱梦瑶、邵伟桐、孙梦佳和匡牧野。王凯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表示:“明白也理解您让我们出去闯荡的心,而家永远是家!”

可以确定的是,正午阳光取消艺人经纪业务绝非临时起意。得闲艺人经纪的官方微博,自8月4日起,就再也没有更新过。

明星强大的吸金力

“其实艺人经纪部门早就解散了,只是现在才公开,还炒了几个经纪人。”有知情人士这样告诉娱乐资本论。

2017开年大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让出品方之一嘉行传媒的老板杨幂尝到了甜头。该剧播出后不久,嘉行传媒发布股票发行方案,拟议每股250元的价格,公开发行不超过110万股的股票,还预告2016年度将实现营业收入3-3.2亿元。

其中在《外科风云》中饰演扬帆的刘奕君,也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于8月30日发布了第一条微博。要知道,刘奕君可是与正午阳光捆绑颇紧,从《父母爱情》到《琅琊榜》,再到《他来了请闭眼》、《外科风云》等,他从未缺席。

除了投资剧目拉动估值攀升,随电视剧走红的艺人也成为嘉行传媒的无形资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主要角色均为嘉行旗下艺人,包括“离镜”张彬彬、“小狐狸”迪丽热巴、“帝君”高伟光等,他们的营收能力也大幅攀升。

像刘奕君这样,与正午阳光有稳定联系的艺人不少。而这样的经纪业务能够给影视制作部分带来极大的便利,无论是在选角还是演员配合度上都有所助力。

对于很多娱乐公司而言,艺人就是“摇钱树”。当下正值艺人片酬不断刷新上限的时期,艺人经纪业务是影视公司的重要盈利板块。因此,正午阳光放弃经纪业务的举动,在业内惊起一片涟漪,不少经纪公司已经纷纷向其旗下艺人招手。

而这些艺人即便是已经与正午阳光解约,也都纷纷转发业务调整公告,心怀感恩。刘敏涛说“祝好”,在《欢乐颂》饰演王柏川的张陆说,“感恩与之同行……”,乔欣直接写了几百字向正午表白,王凯说“明白也理解您让我们出去闯荡的心,而家永远是家!”

产业链上的关键点

图片 11

对更多大型公司而言,涉足艺人市场不仅仅是为了盈利。阿里影业和优酷土豆共同出资成立艺人经纪公司,打造明星仅仅是手段,掌握明星资本市场才是目的。

时间再往回拨两个月,6月份,侯鸿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艺人经纪不是正午阳光的长项,对于是否坚持有些迷茫。而走遍了美国好莱坞的影视剧公司以后,侯鸿亮决定坚持只做内容,未来会将经纪业务逐渐剥离

为观众熟知的一线大咖永远是稀缺资源。在争夺这些资源时,无论是视频网站还是影视公司都处于劣势,除了要付出天价片酬,更让他们头疼的是这类艺人的档期、周期不可控。从阿里影业当前的布局来看,他们在内容开发、影视制作、宣发营销、平台搭建整个流程上堪称“一条龙”,但独缺有一线明星支撑的艺人经纪业务。补足了这一环节,将来的势能不可估量。

“在木桶理论中,最短的木桶决定公司的形态,但我觉得长板才决定一家公司在市场的位置。我们的长板就是内容,正午阳光所有的一切都聚焦在内容上。”他当时这么说。

正如好莱坞著名经纪人Richard Dyer所言:
“制造明星就是为了创造效益,明星始终是电影市场化和营销的关键环节。”

资本联结下,靳东王凯仍与正午阳光“藕断丝连”

制作与片酬的拉锯

那么正午阳光真的自此和一路牵手走来的王凯、靳东解绑了吗?或许不是。就在昨天下午,靳东发微博回应从未与正午阳光签订经纪合约。

事实上,“影视制作+艺人经纪”又存在着天然的矛盾:影视制作需要压缩片酬和成本,而艺人经纪则要获利。据报道,靳东在出演《欢乐颂》时片酬还不多,但随着《伪装者》、《琅琊榜》、《精绝古城》等剧集轮番热播,他的片酬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王凯也是类似的情况,两人除了拍摄正午阳光的戏之外,在市场上也非常抢手。

王凯粉丝也在各个相关微博下留言称,王凯早已成立个人工作室,此次事件对他没有影响。

正午阳光在影视制作上的资金分配是属于良性健康的,坚持演员片酬不能超过总投资的1/3。那么问题来了:随着明星身价水涨船高,他们是愿意在外面赚得盆满钵满,还是愿意继续留守?

没有经纪约却能与核心艺人建立稳定合作,正午阳光靠的是资本联结,即与明星合资成立子公司。

从很多迹象来看,艺人经纪业务已成为部分公司的
“鸡肋”。据报道,唐人影视艺人多为自家公司拍戏,所有艺人的经纪收入仅占公司全部营收的两成左右。曾经垄断行业半壁艺人的华谊兄弟,从2009年艺人经纪相关服务在公司全年收入占比两成以上,到2013年占比滑落至0.8%,最后在2014年的华谊财报中直接不再显示此项业务收入。

图片 12

公司与艺人的关系

2016年正午阳光先与靳东王凯分别成立浙江得空影视有限公司、得舍影视(天津)有限公司,后又与王凯合资成立霍尔果斯得舍影视有限公司。而且,据之前娱乐资本论确认,合作中,一没对赌、二不签经纪约、三不强求明星只跟正午阳光合作,子公司反而是用来开展投资。这对于明星来说相当有诱惑力。

“爱一个人,就千万别和TA做生意。”这句话,用在艺人经纪上再合适不过了。从国产偶像孵化地的天娱、培养古偶红人的唐人影视以及欢瑞世纪等公司的情况不难发现,以制作为主、专出口碑剧的公司,在艺人经纪业务方面却越来越艰难。无论是蒋劲夫以私自解约的方式出走唐人影视,还是乐漾影视与盛一伦互指毁约,都不止一次地将“艺人经纪”的不堪拉上了台面。

今年,靳东主演的《外科风云》就有浙江得空影视参投,王凯主演的《英雄本色4》也有霍尔果斯得舍影视参投。这种利益共同体显然比单纯的经纪约更加长久。

大约从2014年开始,过去艺人与经纪人之间的“师徒式关系”在各种资本影响下越来越靠不住。有的艺人红了便出走,有的即便留下却“一山难容二虎”。如正午阳光内“二虎相争”的传闻也是不绝于耳,王凯和靳东两家的粉丝展开惊天骂战,公司都直接或间接地遭受了“一万点暴击”。在此种情形下,正午阳光要想继续专心制作,看来也只好作出取舍了。

资本联结在之前主要有两种玩法,1.0的玩法是给明星股权,引入“明星股东”;2.0的玩法,是高价收购明星的空壳公司,并且要求业绩对赌;正午阳光的做法或许可以称为“3.0”,他们为明星成立子公司,共同投资影视项目,分享收益,未来如果母公司上市,这些子公司还有高价收入母体的可能。

羊城晚报记者 章琰

虽然看上去这种方式并不能绑定艺人,但反而逐渐成为影视公司与明星合作的“新常态”,不为深度绑定,只为互惠互利,合作共赢。

其实,对于正午阳光来说,这就够了,只要能够掌握核心艺人,与之建立合作基础,其他的演员也都可以通过其选角团队(比如说和他们合作颇多的CDHOME,据悉艺人赵达就已移籍该司)来完成。至此,正午阳光相当于在“影视制作+艺人经纪”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点,而且是适合它的平衡点。

正午阳光会是孤例吗?

近两年来,相信大家能够强烈的感受到,99%的经纪公司在做影视,99%的影视公司在签艺人,连视频网站也开始加入“抢人队伍”,纷纷招募、签约艺人,以输送给内容创作。

事实上在好莱坞,法律要求,制作公司和经纪公司一定是分离的。因为制片人肯定希望演员越便宜越好,压越低越好。而经纪公司是争取片酬越高越好,公司提成也高嘛。

所以一般的公司,很难在两端有所兼顾,一定是某一端占比要远远高于另一端:

在接受娱乐资本论专访时,唐人影视总裁蔡艺侬就表示,即使他们按照市场公允价格给到旗下艺人,但影视剧制作发行收入仍高达90%以上。而近期宣传不少“影视+经纪”概念的喜天和悦凯,据娱乐资本论从业内了解,2016年则是艺人经纪收入要高于影视制作板块。

实际上,唯一在这一块平衡的好的大型影视公司,估计也就是嘉行传媒了。但嘉行传媒背后有杨幂这棵大树(既是最大艺人又是股东,其他两位股东则是杨幂经纪人出身),她本身个性中也兼顾了艺人和商人两面。

如果拿嘉行的情况套用其他家,明显是个孤例。如果真要类比,可能就是迈克杰克逊与索尼合资创立的索尼 /ATV音乐出版公司。

正午阳光此次直接砍掉艺人经纪业务,再一次证明兼顾艺人经纪与影视制作道路是很难的。

众所周知,正午阳光是一个“内容中心制”的公司,在正午阳光的项目里,演员时为了项目服务的,演员片酬绝对不能超过总投资的1/3。比如,靳东和白百何演《外科风云》片酬分别是3000万和3500万,但靳东转头接了《恋爱先生》就是8000万的片酬。这是影视制作与艺人经纪的天然矛盾,而在正午这里,这个矛盾格外突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午阳光此举也算是对“以明星为议价标准”的不妥协。整个行业里,稍微有点流量和名气的明星片酬都能达到几千万,而正午的选择显然属于“异类”。

所以,在视频网站、影视公司都纷纷布局艺人经纪的时候,正午阳光主动选择砍掉了艺人经纪,可能既是主动选择,也是被逼无奈。

与众多经纪公司布局影视制作,以规范公司发展不同,正午阳光的竞争力不在艺人,而在于内容制作,且影视制作营收应该是远高于艺人经纪的。再加上要做好近20个艺人的经纪工作,实在是太过耗费人力物力财力,直接取消艺人经纪业务,可能是一个及时止损、专注优势的选择。

“面对市场日益严苛的要求和观众越来越高的期待,我们意识到,需要把更多甚至全部精力投入到内容创作中,而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艺人们,也需要更加专业化的个人规划与长远的战略布局。因此,在多次内部讨论和深思熟虑后,我们决定作出双赢的改变。”

这是正午阳光的选择,希望是对整个行业的提醒。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